父与子



《新民晚报》

尤金

  维拉蒂玛是智利西岸一个精致玲珑的滨海小城。
  在维拉蒂玛一个周末的傍晚,我到闻名遐迩的中央广场去逛。广场中央,人群麇集。挤进去看,啊,有两个人,正热热闹闹地在跳舞呢!老的约莫四十来岁,少的七八岁,外貌酷似,一看便知道是父子。吸引观众注意力的,是他们身上的装备和独特的表演方式。
  两个人,都背着鼓:老的背大鼓,少的背小鼓。在鼓上面,装置了一对钹。钹上系了细细的绳子,绳子的另一端,就绑在足踝上。随着双足的一张一合,钹也发出了有节奏的声响。
  父子两人,拿着鼓槌,灵活地把双手反扣到背后,击鼓。然后,足动、钹声响;鼓声与钹声,在一片喧哗的热闹里,寻求和谐的统一。
  鼓越击越快,钹愈碰愈响,父子两人也越跳越起劲。他们同样穿着黑色紧身衣裤,裤上缀着闪闪发亮的星状物。只见他们双足跳跃、原地旋转、跪地屈行、单足飞转,动作变幻不定而舞步轻俏如风。当他们忘我地舞动着时,裤子上的星状物也忘我地绽放出灿烂的晶光,闪闪烁烁,明明灭灭,好似飞绕一地的萤火虫。
  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当他们出动了十八般武艺跳出了各种高难度的舞步时,他们背着的巨鼓大钹非但没有形成任何的障碍,反而奇妙地与他们融合成一个美丽的整体。更叫人拍案叫绝的是,手舞足蹈时,鼓声和钹声,依然配合得天衣无缝,丝毫不显凌乱。
  正当众人看得如痴如醉时,天地间,蓦然爆出了一个“寂静”的声音——父子两人,戏剧性地放出了一个“休止符”——鼓声、钹声、动作、舞步,全都戛然而止。
  这时,我才突然惊觉广场已被如絮细雨薄薄地笼罩了。
  父子两人,各自从地上拿起一顶帽子,反扣过来,当做是钱钵,向围着他们那一道密不透风的人墙走去。然而,这一道看起来坚固结实的人墙,居然在顷刻间“土崩瓦解”——那两顶用来讨钱的帽子,好似“爱滋病”的病毒,快速地把众人驱散了。帽子里零零丁丁地躺着的那几个孤独无依的小钱币,在骤来的寒气里可怜兮兮地紧紧相挨。
  父与子,淡漠地对看了一眼,好似得着了默契,一起把帽子放在地上,又鼓钹齐响地大跳特跳起来。
  豆大的雨点掉落在他们脸上,他们毫不在乎地咧着嘴,笑着、舞着,快速地旋转着的身子,在如珠的雨帘里,他们成了两团模糊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