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和风



聚比尔·格雷芬·舍恩

  春什么时候来可要听它高兴。它可能在二月里赏给我们两个天蓝得令人难信的,画眉百转啼鸣,大山雀嘁嘁喳喳;也可能等到四五月才驾临。于是空气突然暖和起来,第一道和煦的阳光使我们精神焕发,有如花园里灿烂的番红花那样吐艳。
  乡间的春天吸引我们到户外去。我们要看款冬盛开,闻细雨后土地的气息,并且摸摸榛絮怎样柔软得不可思议。我小时候认识我家后面森林里的每棵蕨、每株树。从那条只有在春天里才特别地汨汨流的小溪,我跑到欧龙牙草、报春和紫罗兰丛生处。
  城市的春完全不同。它使人的举动回复正常。冬天里那种忧闷的神情没有了,在拥挤的公共汽车上和骑自行车互相推撞时,彼此怒目相视的敌意也没有了。不再有围巾和雨伞碍事,每个动作都是喜悦。
  公园里每张凳子都向你招手。初次坐在阳光下,脚下仍然有点阴凉,但没关系。有人找坐位时,我们都友善地挪开让坐,连来自寒冷北方的人也说:“今天天气多么好,你说是不是?”是初现的阳光带来这一切转变。我们互相攀谈,所谈的不是个个要显得比别人聪明的那些有深度的话题,而是近乎大家隔着花园篱笆在闲话家常,又或在街口驻足闲聊就像旧日那样,人们在街上悠闲漫步。忽然间,老少都走在一起,倾谈起来,仿佛彼此毫无隔阂。长发、白发、绿发和童山濯濯的秃发,和春的时刻比较起来,这些又有什么可在乎的?这是浪费时间,无谓多情善感吗?如果你认为是如此,就请继续来去匆匆吧!我每年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