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愿经受海难的人



《世界青年》

  1952年12月10日上午,在大西洋上航行的英国货轮《阿拉卡卡号》正向圭亚那的乔治敦驶去。船上的水手突然发现海面上有一只橡皮筏随波漂荡,货轮向救生筏靠去。筏上只有一个人,他的模样真叫海员们吃了一惊。他是一个满脸胡须的青年,骄傲地挥舞着一面法国国旗。“需要救吗?”克里斯·卡特船长用扩音器问。青年回答说:“不,谢谢。我只想知道确切的时间和方位”。
  船长邀请年轻人上船。他艰难地爬上舷梯,自我介绍道:“我叫阿兰·邦巴尔。法国人。”
  “邦巴尔?你干得真漂亮!大家都以为你早死了呢。我们带你去圭亚那。”
  邦巴尔倔强地摇了摇头,他要自己航行登上陆地。几分钟后,又开始了他那孤独的航行。《阿拉卡卡号》上汽笛长鸣,升旗三次,向邦巴尔致敬。这是只有军舰才享受得到的礼遇。
  今天,阿兰·邦巴尔惊人的事迹已深深地铭刻在人们的脑际。他自愿充当一名海上遇难者,在既无食物又无淡水的情况下,独自驾着救生筏横渡了大西洋。
  一生的兴趣1924年,阿兰·邦巴尔出生在巴黎一个富有而博学的家庭。每个假期,他都要去海边度假,于是与大海结下了不解之缘。刚刚十二岁,他就学会了使用罗盘,识别岸上的航标,能够驾船航行一段海路。然而,家里希望他在学问上出人头地,把他送进了医学院。
  1951年,他在滨海布伦的一家医院当实习医生。在那里,他目睹了海上遇难者的惨状。“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些死者的惨象,”他后来回忆道,“我们未能救活一个人。都死了,不是淹死,就是冻死或吓死。”
  这位年轻人深有感触。突然,他从中悟出了自己一生的目标:帮助乘船遇难的人活下来,他发现侥幸从失事的飞机和轮船上逃生的人,十之八九都不出三天就死在救生艇上。惊惶失措使他们丧了命。其实,一个人滴水不沾,也要七八天才死,不吃东西也会拖上四个星期。邦巴尔想:“我有充分的理由证明,只要相信自己还有一线生机,又能利用海里的资源,多数遇难的人都会活出来的!”
  阿兰中断了医学院的学习,来到摩纳哥海洋研究所。他花了六个月的时间,分析海水,解剖海鱼,了解鱼身上的含水量及营养价值。
  他根据在波利尼西亚的航海经验,用手把鱼的汁水挤出来,发现占鱼身上百分之五十到八十的重量都是水。这些汁水既无盐又无味,得放上些盐才得喝。这可真是连做梦都没想到的水源!邦巴尔通过试验又发现,没有处理过的海水人也可以喝。如果每次只喝一点点,海水足以使人活上五六天。
  邦巴尔又发现,海鱼可提供充足的人所需要的维生素A、B、B1、B2,只缺少维生素C。缺了维生素C,人就会得坏血病。鲸鱼吞食大量浮游生物和水母,使他很受启发,因为鲸鱼同人一样,也需要维生素C。他分析了浮游生物和水母。
  这些在洋面上随波逐流,多得数不清的有机体,就含有丰富的维生素C。食物的问题也解决了。
  出海邦巴尔整整七天不吃东西,只吃生鱼,只喝鱼身上榨出的汁水。然后,他在摩纳哥港湾里坐上一条船,用布把浮游生物捞上来吃。就这样,他又度过了十八天。
  很多科学家会到此为止感到心满意足了,但邦巴尔却不因为取得了科学数据就善罢干休。他关心的是海上遇难的人,怎样才能使他们死里逃生。为了办到这点,他要作一次真正的海难试验!
  1952年5月23日,试验开始了。他乘着一只特制的橡皮筏从摩纳哥港出发。他给橡皮筏取名为《异端号》。同他一起出海的是位英国朋友,航海家杰克·帕尔默。两人用十八天到达了巴里阿里群岛。十八天中,他们吃生鱼和浮游生物,喝的是鱼身上的汁水和海水。
  然而,这仅仅是第一步。邦巴尔想到,如果他志愿从旧大陆漂泊到新大陆,他的理论就不再有人会怀疑了。帕尔默认为此举纯属自杀行为,拒绝参加这次航海。
  于是,邦巴尔便单独制定了横跨大西洋的计划。
  1952年10月19日,阳光明媚,邦巴尔升起《异端号》的小小风帆,从加那利群岛的帕尔玛岛出发了。眼前是浩翰的大西洋,他将在没有食物和饮水的情况下独自征服大洋。他计划向南航行,顺着西风到达北回归线,从那里,东北贸易风就会把他带到南美洲。很少人相信这个计划行得通。出发前有人想通过他妻子吉莱说服这个年轻的“疯子”。吉莱刚生了女儿纳塔莉,但她相信丈夫,拒绝了别人的请求。
  搏斗邦巴尔出海的第一夜就遇上大风浪。风暴持续了六天。惊涛骇浪铺天盖地向他袭来。除了海水什么也没有,但信念使他继续前进。
  四天后,《异端号》的帆被强劲的海风撕成两半。邦巴尔换上了一个新帆,可是不到半小时,连帆带绳又被风刮走了。小船在风雨中飘摇,邦巴尔开始担心起来。10月27日,邦巴尔在船上度过了自己的生日。他捕到了一只鸟,生鸟肉虽然难吃,他还是吃下去了。
  次日,他的手表坏了。从此以后,他就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原始生活。
  好在鱼儿很多,每天晚上都有十来条飞鱼落在雨篷上。每天早上,他都挑两条最好的飞鱼吃下去。但他开始感到坐卧不安。他的双脚浮肿,两腿麻木,坐着屁股痛,躺下骨头痛,站着也不舒服。他只好不时变换姿式,有时就干脆跪在船上。后来,他的指甲开始脱落,手背也出现了奇怪的斑疹。
  他知道,遇难者要生存,就得从严要求自己。他给自己定了一套作息制度。每天早上吃二三条夜间落进筏里的飞鱼,然后开始钓鱼。找够白天的食物;接着做半小时柔软体操,以防肌肉萎缩;中午,是定方向的时候;下午整整两个小时是科研和医学观察:量血压、体温、查小便。
  他最关心的是他的筏子。小小的漏气孔便意味着死亡。他注意到,老在一个地方即使轻轻磨擦,橡皮也会磨损。于是他每摇一次桨就换一个位置。夜里,他用筏上的篷布裹住全身,睡觉时只露出头来。
  11月27日,他发现船上有一只苍蝇。这是好兆头,快到陆地了!但到第二天,还是看不见陆地,他开始不安起来。他已飘流了41天,什么时候才能到达陆地呢?他开始腹泻,有时一天要拉20次之多。到12月1日,大便里带血,这使他十分忧虑,情绪低落下来,书写日记的字体也模糊不清了。几天过后,病情仍不见好转。怎么办?于是,他就提前写了遗嘱:希望把他的日记编成书;安排好他夫人和女儿的生活;他的试验进行了50天,死了也值得;最好在将来的中、小学宇宙知识课中增加航海知识。然后,他就把写好了的遗嘱装进瓶子里密封好,抛入大海。
  可是,幸运之神又一次向他招手了。12月10日,当他刚从睡袋里爬起来时,他突然象触电一样跳起来,高声叫喊:“船!一条船!”这就是前面所说的《阿拉卡卡号》货轮。
  1952年12月23日,经过65天海上航行,邦巴尔到达了巴巴多斯。他身上掉了90磅肉,周身都是病痛,可是毕竟活了下来!
  海军的榜样邦巴尔的事迹传遍了全球。人人都说他是位英雄。在法国奥利机场上人山人海,热烈欢迎这位英雄胜利归来。他写的《志愿漂泊者》一书畅销一空。但是,邦巴尔并不满足于现状,在以后几个月里,为了证明自己的“异端邪说”,他又航行了5,500海里。同时,他还发明了一套标准的海上自救设备,包括救生筏、渔具和小网。
  英国和美国的海军对邦巴尔的设计作了一系列实验,证明他的办法是切实可行的。苏联海军和空军完全根据这位法国人的经验,为水手和飞行员开设了自救训练项目。法国军医局局长加布里埃尔·奥里成了“邦巴尔”方法的积极赞助者,几乎全世界所有海军都采用了他的方法。
  一九六0年在伦敦召开的国际海上安全大会,公布了一项规定:凡排水量为五百吨以上的商船都必须装备按照“邦巴尔法”制造的自动充气救生筏。七年以后,法国政府颁布了一条通令,将这条规定的实施范围扩大到所有商船、渔船以及游艇。
  三十年过去了,邦巴尔现在已是土伦港外海洋了望台的台长。每天他收到四百多封从世界各地寄来的信件。在人们心目中,他仍然是位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