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船大王



《中国海员》

汶栽

  在烟波浩渺的太平洋上,一艘700吨的旧渔船随着起伏的波涛上下颠簸。它的装饰令人奇怪而又阴森恐怖:船体全部漆成黑色,桅杆上飘着一面带骷髅图案的“海盗”旗,烟囱上印着3面日本国旗、2面冰岛国旗和2面西班牙国旗,因为它曾撞沉和撞伤过这3个国家的7艘捕鲸船。这艘不捕鱼的渔船就是“护海勇士”保罗·沃森的战舰——“护海号”。
  沃森从17岁起登船,风里来,雨里去,踏遍了太平洋的万顷碧波。他不畏风浪险,不怕暴雨狂,同残害海洋生物的行为进行过无数次斗争。他曾作为“绿色和平组织”的成员,乞求那些海上恶魔早日洗手不干,然而,一次次痛苦的遭遇终于使他明白:那些靠捕鲸发财的人是不会发慈悲的。
  沃森不会忘记1982年的那一天:当他向一艘正在壹岐岛附近海域捕海豚的日本渔轮提出抗议时,一个日本人问他:“人和海豚哪个更有价值?”沃森答道:“依我看,两者价值一样。”日本人又问:“假如一个日本渔民和一只海豚同时落网,而又只能救一个,你选择哪一个?”船上的日本人以为难住了沃森,在一旁戏谑地哄笑。沃森怒目圆睁,大喝一声:“我救海豚,不救渔民!”嬉笑声嘎然而止,日本船员个个大惊失色,自觉理亏,不敢再轻视沃森。
  沃森是20年前“绿色和平组织”的发起人之一。从加入这个组织那天起,他就立志当一名保护人类海洋资源的勇士。
  1976年,沃森曾登上纽芬兰岛附近一块硕大的浮冰上,阻拦一群手持铁棍和钢刀的壮汉宰杀海豹。他站在那群可怜的海豹面前,想用高大的身躯保护这些无辜的生命。当他亲眼看着这些海豹要被活活剥皮时,他再也按捺不住了,一把夺过其中一人手中的钢刀,转身扔进大海。但这一扔非同小可,犯了主张非暴力的“绿色和平组织”的大忌。沃森自知犯了本组织的戒条,随即用铁链把自己铐在橡皮筏上,任凭发落。可那帮狠心的家伙却把沃森推进了冰冷的海水里。连气带冻,沃森染上了肺炎,着实大病了一场,险些丧命。事后,“绿色和平组织”开除了沃森的会藉。
  沃森含恨离开了“绿色和平组织”,但他并没有放弃保护海洋资源的斗争。1978年,他用募捐来的钱买了艘旧渔船,同与他有莫逆之交的鲍勃·享特和戴维·霍特独树一帜,宣布不受任何“和平主义”、“非暴力主义”的约束,要为保护海洋生物“进行真正的战斗”。他们在自己的“护海号”船上扯起了“海盗”旗,以“护海武士”自称,转战大洋南北。从此,他们专门袭击渔轮的巨型拖网,先后撞沉和撞伤大型捕鲸船7艘。
  1979年7月,他们在里斯本海域撞沉了每年鲸达1500多头的日本捕鲸船“谢拉号”;1980年4月,他们又在西班牙北海岸的比戈港附近凿沉在西班牙北海岸的捕鲸船“伊斯巴1号”和“伊斯巴2号”,在许多国家引起震动。然而,在要求保护生态环境的呼声日益强烈的形势下,“护海武士”们的行动越来越得到人们的理解。沃森总是理直气壮地说:“我们既不杀人,也不伤人,我们敢作敢为,决不避免责任,更不怕我们的对手到法庭起诉,因为真正的海盗是他们自己。”5月22日,沃森发现雷达荧光屏上出现了6个亮点,他当即下令全速向亮点方向进发,渐渐地,几面日本旗在迷雾中时隐时现。沃森站在驾驶台前,身穿黑色海员服,腰系宽大的皮带。他通过望远镜已清楚地看到“春洋8号丸”上的船员正在起网,宰割捕获的海豚、鲨鱼、海甲板上的“武士”们看了一眼,随即大喝道:“操铁凿!”23名船员立刻穿上20多公斤重的盔甲列成一队。离“春洋8号丸”越来越近了,但日本船员仍然埋头干活,丝毫没有发觉“护海号”在逼近。“全速前进!”沃森一声令下,“护海号”向“春洋8号丸”拦腰直冲过去。日本船员这才如梦初醒,但为时太晚了。一声巨响,“春洋8号丸”左舷被撞开了一道大裂缝,火星四溅,绞盘腾空而起,又散落到甲板上。捕鲸船上的船员个个吓得魂飞魄散,四处奔逃。两船分开之后,只听无线电报话机传来日本人的喊声:“你们,‘绿色和平组织’?”“不是!”沃森回答得十分干脆。“你们想干什么?”话筒里的声音更响了。“你们杀了我的海豚!”沃森说完,疾转船舵,朝着旁边另一艘正忙着宰割鲨鱼的“凌云6号丸”冲去,撞到了油箱上,日本渔船船壳裂得喀喀直响,绞盘被撞得七零八落,扯断的拖网转眼已无影无踪了。几分钟内的两声巨响警醒了这支捕鲸队的另外4艘船。等到“护海号”再次调转船头时,那4艘船早已狼狈逃遁,连几十公里长的拖网也割断不要了。沃森知道自己的船马力不够,只好就此作罢。他命令船员将日本船丢下的拖网裹上千斤的铁块,一起沉入海底。
  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结束了。沃森驾着伤痕累累的“护海号”,迎着习习的海风吃力地向夏威夷驶去。这场战斗使日本捕鲸队损失了约50至100万美元,而经历这场鏖战的“护海号”也受到重创。
  像这样的战斗,沃森已经历过多次。他曾因此而受过伤,坐过牢,遭过毒打。
  连他那刚刚建立起来的家庭也破碎了。如今沃森已是39岁,但仍孑然一身。最近,他又接过了一艘新的“护海号”船,开始了他新的护海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