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于为爱情献身的总统



历史大观园

陈海宏

  安德鲁·杰克逊是美国历史上一名著名的总统(1829-1837年在位)。1815年他指挥新奥尔良战役,击退了英军进攻,因而声名大震;后来当选为总统,又致力于政治改革,颇有建树。杰克逊敢想敢做,性格粗犷,在爱情问题上表现得尤为充分。他和蕾切尔的爱情既富于浪漫色彩,又引起后人毁誉参半的评论。
  1788年,年青有为、充满朝气的杰克逊来到田纳西州纳什维尔担任检察官。他寄宿在当地一个富有寡妇唐纳尔逊的家中。一天,他遇见了女房东的女儿蕾切尔·罗巴兹。蕾切尔的丈夫叫刘易斯·罗巴兹,性情暴戾,发怒时,对妻子轻则大骂,重则痛打一顿。这天,蕾切尔因与丈夫吵架、为了逃避丈夫的毒打而跑回娘家。雷切尔长相虽不出众,体态略显肥胖,但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颇有魅力,再加她性情沉静宽厚,所有这些以及对她那不幸婚姻的同情,使杰克逊很快便堕入了情网。蕾切尔也对这位貌不出众、身材细长、灰发碧眼、具有刚强男子汉个性的年青律师一见钟情。两人很快建立了亲密的友谊。他们常常沿着河边或池塘一起散步,或是坐在草坪上畅谈彼此的经历,有时又一起手拉手在田野里嬉戏追逐……两人的关系使刘易斯十分恼火,便到处宣扬杰克逊行为不轨,勾引人妻。杰克逊听后大怒,便向刘易斯提出决斗,刘易斯拒绝了。杰克逊便扬言要用猪刀割掉他的耳朵并放他的血。刘易斯害怕了,告到法院,杰克逊被捕。在去法院受审的途中,他向卫兵借了把刀。刘易斯见势不妙,拔腿就跑。杰克逊持刀追了一段没有追上。到了法院后,因为原告刘易斯逃之夭夭,杰克逊便被无罪释放。
  不久,刘易斯又借故对妻子大打出手,蕾切尔逃离刘易斯家。在杰克逊的鼓励下,1790年她向议会提出离婚申请,议会让她去法院办理手续。她和杰克逊都误认为议会已经批准了离婚要求。杰克逊迫不及待,于1791年8月在纳齐兹同蕾切尔完婚。但当他们得知议会并没同意蕾切尔的离婚要求,而刘易斯提出离婚要求的传闻有假时,为时已晚,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他们的“非法”婚姻立刻成为人们的话柄,并被扣上“拐骗”和“通奸”的罪名。这件事传到各地,刘易斯还亲”“自去法院控告杰克逊。这样,杰克逊的名誉受到了伤害,在公众印像中声望大大降低。直到1793年,法院才终于批准了蕾切尔的离婚申请。杰克逊和蕾切尔两人不顾闲言碎语,又于1794年1月14日在纳什维尔第二次郑重其事地举行了婚礼。
  但是事情还未了结。此后,他们为爱情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们俩蒙受“通奸”的恶名长达几十年之久。杰克逊在政治活动和个人生活中,经常受到他的政敌及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中伤。对此,性格刚强的杰克逊不能容忍,特别是对败坏他与蕾”“切尔名誉的人是誓不两立。他总要提出决斗,要用自己的鲜血乃至生命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他共进行了几十次决斗,两次身负重伤,但他都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其中最有名的一次决斗发生在1806年。当时有个叫查尔斯·迪金森的人肆意污辱蕾切尔,杰克逊火冒三丈,提出与之决斗。迪金森是田纳西州著名的枪手,枪法百步穿杨。当时许多人都劝杰克逊忍忍算了,但杰克逊决心为了蕾切尔与迪金森决一雌雄。于是两个人各自找了朋友做裁判,在一个空旷的田野上决斗。按照公认的决斗惯例,两人应彼此相距24英尺站好,由裁判下令后两人应同时开枪,如两人都未被对方击中,应重新站好,等裁判下令再同时开第二枪……直至双方中有一人先中弹倒地为止。迪金森见过世面,老谋深算。在决斗时,他还没等裁判发令,立即偷开了第一枪。子弹击中了杰克逊的胸部,幸运的是距心脏还差一英寸。他的胸部立刻鲜血如注,湿透了衣衫。他以顽强的毅力坚持站住,趔趄了几步忍痛站稳,向迪金森举起了枪。迪金森没想到杰克逊如此顽强,在杰克逊威严的目光下,他吓得魂不附体,载身想溜。但是裁判立即命令他回去原地站着。迪金森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强作镇静,双臂交叉胸前站着,等杰克逊开枪。杰克逊忍住钻心的疼痛,用仇恨的眼睛瞄准了迪金森,咬牙扳动了扳机。只听“砰”地一声,迪金森双手一扬,踉踉跄跄走了几步,便栽倒在地。
  这次决斗使杰克逊威名大振。许多人因而不敢再放肆地辱骂他和妻子的人格了。杰克逊和蕾切尔的爱情共持续了34年,直到1829年他当选为美国总统。蕾切尔因长期的思想压力而体质虚弱,在进入白宫前因心脏病发作去世,终年61岁。他认为妻子是为政敌害死的。他站在妻子墓前悲痛欲绝地说:“上帝原谅害死她的人,因为我知道她宽恕他们,但我决不能。”
  杰克逊身穿黑色丧服步入白宫,没有举行任何庆祝活动,这在美国总统就职史上是仅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