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之源



  有一次挪威著名的小提琴家部尔(Olie Bull公元1910—1880)在国王面前演奏提琴,国王从来也没有欣赏过这样美妙的音乐,当他演奏完毕,国王用庄严的口吻问他:你在什么地方学会演奏这样的音乐?你如何知道在世界上有这种乐声?在你的小提琴还未上奏时,你从何处听到这美妙的声音呢?” 部尔回答得很典雅,他说:“我在家乡常登临高山,纵目大海,或小坐林间,晚风轻拂,群树舞动,我便把潮音和涛声留在我的琴上,我静听如笑如诉的潺潺流水,我便将这乐声留在我的琴上,我把风吼的震动留在我的琴上,我听见破晓和落日的妙曲,便把它们的低语留在我的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