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低智商的孩子



F·奥斯勒

周林东

  有些人总是过分重视智力测验,过于相信所谓“智商”,这不能不说是一大弊端。
  人的美好特质是多种多样的,怎能以一份智力试验定夺?尽管你在一次又一次的智力竞赛中名落孙山,但在某一方面,你也许可以发挥你独有的、奇迹般的创造,使生活充满无尽的乐趣。
  加拿大少年琼尼·马汶的爸爸是木匠,妈妈是家庭主妇。这对夫妇节衣缩食,一点一点地在存钱,因为他们准备送儿子上大学。
  马汶读高二年级时,一天,学校聘请的一位心理学家把这个16岁的少年叫到办公室,对他说:“琼尼,我看过了你各学科的成绩和各项体格检查,对于你各方面的情况我都仔细研究过了。
“我一直很用功的。”马汶插嘴道。
“问题就在这里,”心理学家说,“你一直很用功,但进步不大。高中的课程看来你有点力不从心,再学下去,恐怕你就浪费时间了。”
  孩子用双手捂住了脸:“那样我爸爸妈妈会难过的。他们一直巴望我上大学。”心理学家用一只手抚摸着孩子的肩膀。“人们的才能各种各样,琼尼,”心理学家说,“工程师不识简谱,或者画家背不全九九表,这都是可能的。但每个人都有特长——你也不例外。终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的特长。到那时,你就叫你爸爸妈妈骄傲了。”
  马汶从此再没去上学。
  那时城里活计难找。马汶替人整建园圃,修剪花草。因为勤勉,倒是忙碌。不久,顾主们开始注意到这小伙子的手艺,他们称他为“绿拇指”——因为凡经他修”“剪的花草无不出奇的繁茂美丽。他常常替人出主意,帮助人们把门前那点有限的空隙因地制宜精心装点;他对颜色的搭配更是行家,经他布设的花圃无不令人赏心悦目。
  也许这就是机遇或机缘:一天,他凑巧进城,又凑巧来到市政厅后面,更凑巧的是一位市政参议员就在他眼前不远处。马汶注意到有一块污泥浊水、满是垃圾的场地,便上前向参议员鲁莽地问道:“先生,你是否能答应我把这个垃圾场改为花园?”
“市政厅缺这笔钱。”参议员说。
“我不要钱,”马汶说,“只消允许我办就行。”
  参议员大为惊异,他从政以来,还不曾碰到过哪个人办事不要钱呢!他把这孩子带进了办公室。
  马汶步出市政厅大门时,满面春风:他有权清理这块被长期搁置的垃圾场地了。
  当天下午,他拿了几样工具,带上种子、肥料来到目的地。一位热心的朋友给他送来一些树苗;一些相熟的顾主请他到自己的花圃剪用玫瑰插枝;有的则提供篱笆用料。消息传到本城一家最大的家具厂,厂主立刻表示要免费承做公园里的条椅。
  不久,这块泥泞的污秽场地就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公园,绿茸茸的草坪,曲幽幽的小径,人们在条椅上坐下来还听到鸟儿在唱歌——因为马汶也没有忘记给它们安家。全城的人都在谈论,说一个年轻人办了一件了不起的事。这个小小的公园又是一个生动的展览橱窗,人们凭它看到了琼尼·马汶的才干,一致公认他是一个天生的风景园艺家。
  这已经是25年前的事了。如今的琼尼·马汶已经是全国知名的风景园艺家。
  不错,马汶至今没学会说法国话,也不懂拉丁文,微积分对他更是个未知数。但色彩和园艺是他的特长。他使渐已年迈的双亲感到了骄傲,这不光是因为他在事业上取得的成就,而且因为他能把人们的住处弄得无比舒适、漂亮——他工作到哪里,就把美带到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