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利钦其人其事



工人日报

牧歌

  不平静的童年1931年2月1日,叶利钦出生在斯维尔德罗夫斯克州布特卡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
  他在接受洗礼时,差一点被淹死。这天接受洗礼的小孩很多,轮到叶利钦时,已是下午。神甫累得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叶利钦的父母把他递给神甫后,神甫随手将孩子放入桶中,就自顾自地回头同别人聊起天来,并发生争执,把捞孩子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叶利钦的父母开始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过了一会儿,母亲尖叫一声,冲了过去,将孩子从桶底捞出。大伙七手八脚地摇过来,晃过去,总算保住了这条小命……此事发生后,父亲说:“既然我们的儿子经受住了这种考验,叫‘鲍里斯’这个最坚强的名字吧!他从此就成了“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叶利钦”。
  叶利钦的童年生活很艰苦。全家只有一间小破屋,一头奶牛。他们没有耕地用的工具,只好加入集体农庄。农庄给他们发了一头奶牛,父母又给他添了一个弟弟和妹妹,6口人挤在一个工棚里,大家全部睡在地上,你靠着我,我挨着你。从6岁起,叶利钦就开始做家务活。既要照顾弟妹,一边摇晃着摇篮,一边还得看着弟弟,不让他去调皮捣蛋;又要做家务活:煮土豆,洗碗筷,挑水……他在回忆童年生活时十分平谈地说,那时谈不上有什么快乐,更谈不上有什么口福,能吃上一点点心和糖就是美味佳肴了。
  艰苦的生活使叶利钦养成了刚毅的性格。上学后,他以自己的积极进取精神和果敢刚毅在同学们中崭露头角。从一年级开始直到毕业,他上的学校都不一样,但一直担任班长。可品行却没有什么好值得炫耀的,曾经不止一次地差点被学校开除。
  他总是喜欢出点馊主意、鬼点子。七年级毕业时,终于被学校开除。举行毕业典礼时,一个毕业生在隆重的气氛中接过毕业证书。叶利钦站起身来要求发言。人们满以为,他肯定会说一番感谢的话,因为他考试成绩非常好,证书全是5分。发言时,他先感谢了那些在生活、学习中帮助过他们的老师。之后,他忽然对大家说:“我们的班主任老师无权做孩子们的老师,并教育他们。她简直是摧残孩子。”
  第二天,叶利钦的父亲被叫到学校教委会。他接到通知说,他的儿子不能得到毕业证书,而只能得张“肄业证书”。气急败坏的父亲像平时一样,不分青红皂白就拿起了皮带。可是,叶利钦这次却生平第一次抓住他的手说:“你就到此结束吧,今后我自己教育自己。”确实,他此后再也没被他父亲整夜整夜罚站在屋角,再也没有挨过皮带抽打。
  他对教委会作出的决定不服气,到处奔走呼号。他平生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区委会,什么叫市委会。经努力,成立了专门检查班主任行为的委员会。根据委员会调查结果,这位班主任被开除出了学校。这对她来说,完全是应得的惩罚。他最终还是得到了“毕业证书”。证书上满纸“5分”,但有一个“不及格”,那是因为纪律不好而得的。
  青年时代细心的人一定已经发现,叶利钦的左手只有三个手指。他为什么会缺两个手指呢?原来,这其中有一段故事。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叶利钦的同学们都争着奔赴前线,而他则被留了下来。他们在后方造枪,甚至造炮。他和几个伙伴准备设法找些手榴弹。学校里面有一个军火库。他们乘着黑夜的掩护爬过三重铁丝网,钻进学校,用锯条锯开窗上的木条,进去拿了两枚带导火索的手榴弹。他们来到60公里外的森林里,想把手榴弹拆开看个究竟。他劝说伙伴们退到离他100米远的地方,然后将手榴弹放在一声石头上,双腿跑下,举起铁锤,对准手榴弹一锤砸下去。他没有将雷管去掉,不知其中危险。只听得一声巨响,左手的两个手指随着这声巨响不翼而飞。在回城的路上,他几次晕了过去。等被送到医院时,伤口已开始化脓。医生给他做了手术,并截掉了残留的手指。
  每年夏天,叶利钦都要想方设法挣点钱,以便在暑假期间和同学外出旅行。他们的旅行方式很特别,经常去寻找某条河的河源,或去荒无人烟的森林住几个星期。升入九年级那年,他与同学们又去原始森林旅行。这一次,他们在森林中迷了路,吃的喝的全没有了。森林里可吃的东西很少,饮用水甚至连一滴也找不到,他们只好将沼泽里的积水连同苔藓一起捧进衣服中拧,这样水被衣服过滤了一遍,得到的水便用来喝。由于喝脏水,大家都得了伤寒,不少人都昏迷了。最后总算被人救出,死里逃生。这时,学校已开学一个月,他们出来后又住院治疗了3个月,眼看高考临近,其他人都放弃了这一年的高考,但叶利钦没有放弃。在高考前两个月,他拿起了课本,拼命温习,最后取得成功。
  少年时代,他就幻想着考船舶学院,曾为此研究过造船原理,认真地学习过厚厚的教科书。但后来,建筑这一行业吸引了他。就进了乌拉尔工学院建筑系。
  之前,叶利钦还接受过一次独特的考试。那是考试前他回家看望爷爷,当时爷爷已是70多岁,思维仍很清晰。见面后他对叶利钦说:“如果你不用自己的双手给我盖点什么,我就不让你去考建筑学院。你就在院子里给我盖一个小澡堂。你要自己打地基,一个人做木墙和准备做墙用的原木。我就给你交待这些,我不会告诉并帮助你的。”他爷爷的脾气很倔,果然连手指头都没动一下。叶利钦独自一个人累得精疲力尽,特别是在竖起一根根做木墙用的原木时,一个人更是不容易,经常是竖起一根,另一根又倒了下来,只得重新开始。就这样忙了整整一个夏天,澡堂终于建成了。爷爷严肃地对他说:“这下子你可以去学建筑了。”
  大学时代的叶利钦已充分表现出他倔强好胜的性格。从一年级开始,他就全身心地投入到社会活动中。他当过学校体育部长,所有的体育比赛都是他组织的。还是市排球队队员。当上俄罗斯总统后,他有时也上场打打排球。写毕业论文时,他正参加全国排球联赛,只能用一个月的时间来完成论文。这一个月,他废寝忘食地查资料、算数据,完成了论文,并顺利通过答辩。
  幸福家庭叶利钦和他的夫人娜娅·吉列娜是在大学认识的。大学的生活朝气蓬勃,包括叶利钦在内的6个小伙子和6个姑娘组成了一个小组。他们几乎每天晚上都要见面。叶利钦越来越注意上了一个叫娜娅·吉列娜的姑娘,她总是那么温和、朴素,那么彬彬有礼,对他这种倔强的性格很合适。彼此的好感是逐渐产生的,但他们都没有表露出来。上大学二年级时,他们表达了爱慕之情。
  在学院的最后一年,叶利钦忙于各种社会活动和学习,甚至没问一声将来的分配去向。他被留在了斯维尔德罗夫斯克,而吉列娜分配到了奥伦堡州。他们打算用这种分居两地的办法考验一下他们之间的爱情是否牢固,是否深深铭记于心。
  他俩各奔东西,一年之后,在一个中间地带——古比雪夫相见。此次相见,彼此看上一眼就明白,从此两人将终身相伴。
  结婚不到一年,叶利钦就将妻子送进了产房。他本想要一个儿子,结果妻子却生了个女儿。不过,叶利钦也很满意,给她起了个名字叫列娜。过了两年多,叶利钦又把娜娅送进了产房,传统的习俗他都一一照办了:枕头下放了一把斧头和一顶小军帽。他的朋友说,这回准能得个男孩。但所有这些都是枉费心机,他们又得了个女儿。这是个很温和、动不动就爱笑的女孩子,取名塔吉雅娜。
  走上工作岗位后,叶利钦不仅表现出了才干和勤奋,而且显示其固有的固执和好斗的性格。他的性格对他的仕途并未产生任何不良影响。相反,可以说,他相当顺利,平步青云。1969年,他当上了斯维尔德罗夫斯克州委建设部部长。7年以后,又被破格提拔为该州州委第一书记。叶利钦在这一职位上一干就是10年,直到1985年契尔年科去世,戈尔巴乔夫担任苏共总书记并在苏联发起改革时,才被调往莫斯科工作。这次调动使他不久就踏入了苏联的最高层权力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