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克入主爱丽舍宫



中国之友

曹松豪

  拜谒戴高乐将军墓1994年11月9日,在法国东部上马恩省科隆贝双教堂镇附近的高地上,人们迎来了戴高乐将军的忌日。将军在科隆贝双教堂镇的故居“拉布瓦瑟里”与世长辞,已经整整二十四年了。
  像往年一样,法国前总理、巴黎市长和戴党“保卫共和联盟”主席希拉克又一次来到了科隆贝双教堂镇。
  希拉克在戴高乐的儿子、海军上将菲利普的陪同下,从镇中心的小街走进教堂旁的一个小公墓,径直走到临街右角的戴高乐将军墓前。他恭恭敬敬地在墓前献上一束呈洛林十字架勋章形状和法兰西国旗蓝白红三色的鲜花,然后,凝视着十字架前那块中央刻有“夏尔·戴高乐,1890—1970”字样的长方形墓石,默默地肃立着,沉思了片刻。
  希拉克作为戴党保卫共和联盟的主席,是戴高乐将军的第二代传人。他1932年11月29日诞生于巴黎,早年毕业于巴黎政治学院和国立行政学院,曾在阿尔及利亚度过一年半的戎马生活。
  60年代初,希拉克有幸在戴高乐将军的第一代传人乔治·蓬皮杜身边工作,以其埋头苦干的精神备受蓬皮杜的青睐。此后,他在蓬皮杜的栽培和提携下,当选为老家科雷兹省的国民议员,担任过民航、就业、预算国务秘书等职,是第五共和国最年轻的部长之一。
  70年代中期,希拉克凭借其政府总理这个多数派领袖的地位,战胜了以沙邦一戴尔马为代表的戴党元老派,并在1976年重建了戴党保卫共和联盟。
  拜谒结束后,希拉克登上了返回巴黎的直升机。直升机呼啸着腾飞起来。刹那间,那戴高乐故居“拉布瓦瑟里”,那科隆贝双教堂镇,那洛林十字架纪念碑,在鸟瞰中都变成了星星点点。希拉克从舷窗里,深情地注视着脚下的这块广袤的土地,承受着将军在冥冥之中的祝福。
  问鼎爱丽舍宫1995年初,竞选总统的宣传运动开始变得如火如荼。
  希拉克万万没有想到,这次竞选的主要政敌不是左翼社会党的总统候选人利奥内尔·若斯潘,而是戴党人士、30年的老友和多年的老部下爱德华·巴拉迪尔。
  1993年3月,左翼在立法选举中获胜。是希拉克支持巴拉迪尔入主马提翁大厦,当上了左右翼“共处”的总理。时隔两年,巴拉迪尔不顾戴党多数人反对,也宣布出马竞选总统,同希拉克唱对台戏,从而造成了戴党和德斯坦党的“法国民主联盟”的严重分裂。
  希拉克与前总统、法国民主联盟主席瓦莱里·吉斯卡尔·德斯坦结盟,并依靠其惨淡经营二十年之久的戴党,组建了自己的选民队伍。他在艾菲尔铁塔附近的伊埃纳大街建立了竞选指挥部。指挥部由戴党总书记、外交部长阿兰·朱佩挂帅,与巴黎市府遥相呼应,夜以继日地工作。
  希拉克在夫人贝尔纳戴特和二女儿克洛德的陪同下,进行了马不停蹄的全国性竞选活动。从戴高乐将军的出生地、北方重镇里尔市召开第一场选民集会开始,他走遍了大半个法国,行程达2.5万公里之多。
  4月23日第一轮投票结果揭晓,希拉克和若斯潘获胜,巴拉迪尔遭到淘汰。
  当晚,希拉克不失时机地实现了他同巴拉迪尔的和解,呼吁右翼人士和选民实行最广泛的联合,同若斯潘进行最后的较量。
  5月7日举行第二轮投票。希拉克在巴黎市府同家人和亲信们一道,焦急地等待着全国各地投票的最新消息。
  当晚,希拉克终于盼到了以52.64%的得票率击败若斯潘,当选法兰西共和国总统的佳音。9时许,他以当选总统的身份,向5800万法国人民发表了电视讲话。此时此刻,在号称天下第一街的香榭丽舍大街上,早已火树银花,人山人海了。50万人在巴黎自发地举行盛大的欢庆活动。他们高举着三色旗,高唱着马赛曲,高呼着“希——拉克!”在宫外拍标准像5月17日希拉克在隆隆礼炮声中,入主了爱丽舍宫,成为继戴高乐、蓬皮杜、德斯坦和密特朗之后的法兰西共和国第十二任总统和第五共和国的第五任总统。
  上台伊始,希拉克的当务之急是要请人拍摄一张新总统的标准像,以便法国各地行政部门和驻外机构把卸任总统密特朗的像替换下来。
  在同现任总统新闻通讯顾问的二女儿克洛德商量之后,希拉克在拍摄总统标准像的问题上做了两项决定。
  其一,新的标准像要体现希拉克的变革思想和接近民众的风格。在他看来,戴高乐他们从前在爱丽舍宫图书馆里,身穿大礼服,佩戴共和国总统大绶带和荣誉勋位项链拍出来的照片缺乏新鲜感,离时代和民众太远。
  其二,请贝蒂娜·兰斯女士来为自己拍标准像。兰斯30多岁,早年在纽约当过模特儿,在巴黎开过画廊,是个已有15年工作经验、专门拍摄艺术明星肖像的摄影师。她出版的裸女影集《被关闭的房间》颇受希拉克的欣赏。出于信任,近年来,希拉克总是让她来为自己拍照,让她熟悉自己的仪表和性格特点。甚至在当选前的两天里,希拉克还特许她在其巴黎市府家里拍她愿意拍的一切。
  5月22日下午,兰斯应召到爱丽舍宫来同克洛德顾问见面,研究如何拍摄总统标准像的问题。经过反复斟酌,她们决定向希拉克提出一个到爱丽舍宫楼外去拍标准像的建议。这个打破传统做法的建议立即获得了希拉克的首肯。
  希拉克由克洛德和兰斯陪着,兴致勃勃地走出爱丽舍宫主楼南门,往前走了100步,然后在碧绿的草坪旁停下步来。
  这天,身高1.9米的希拉克身穿一套黑西装,胸前别着一枚红色玫瑰花徽,反背着手,两眼炯炯有神,凝视着兰斯的照相机镜头。
  兰斯赶紧抓住时机,为希拉克拍了一组照片。
  中午时分,胶卷和样片都洗印出来了。兰斯同另一位总统新闻通讯顾问雅克·比昂先生一道,看完了所有样片,决定选送其中的两张照片,最后请希拉克酌定。
  下午,希拉克在总统办公室里同克洛德和兰斯一起审阅了上午所拍的一组照片,并且从选送的两张照片中选定了稍微侧身的那张。
  希拉克露出满意的笑容,他看到,在爱丽舍宫那高高飘扬的法国三色旗的背景前,诞生了一位更加开放、更加接近人民的总统的形象。他立即下令洗印600张。宣告恢复核试验在爱丽舍宫里,有一个可容纳千人的节日大厅。当年,戴高乐将军喜欢在这里举行记者招待会,出其不意地宣布一些重大决策,以取得轰动效应。
  而今,爱丽舍宫的新主人也想效法戴高乐将军“在政治和历史之间走钢丝”了。
  6月13日,希拉克举行了他就任以来的第一次记者招待会。
  希拉克快人快语,开门见山地批评了密特朗在1992年4月做出的暂停核试验的决定,宣布法国将在南太平洋法属波利尼西亚的穆鲁罗瓦环礁进行8次地下核”“试验,并强调一旦完成这些核试验,法国将在1996年秋季无保留地参加签署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
  在场的新闻记者普遍认为,这是一项具有浓厚的戴高乐主义色彩的重大决定。
  众所周知,法国第一个原子装置是在戴高乐将军执政初期,1960年2月在撒哈拉沙漠爆炸成功的。35年来,由于执行戴高乐将军的“核威慑”战略,共进行了200多次核试验,才使法国建立和发展了一支由导弹核潜艇、陆基中程导弹和战术核武器三部分组成的独立核力量。正是有了这支日益完善的核力量,戴高乐将军才敢于打破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主宰世界的局面,争取法国在国际上的大国地位。
  面对全球性的抗议浪潮,希拉克毫不畏惧,他继续重申恢复核试验的决定对于法国的国家利益来说,是“必要”的,因而是“不可更改”的。
  从1995年9月至1996年1月期间,法国成功地进行了6次地下核试验。
  希拉克在爱丽舍宫宣布法国恢复核试验决定之后,立即以新总统的身份,对美国进行了首次访问。尽管美国总统克林顿在同希拉克的谈话中对法国恢复核试验表示遗憾,但他没有明确表示反对。因为他深知,希拉克现在奉行的政策与当年戴高乐的外交思想是一脉相承的。简言之,法国可以对美国这个超级大国说“不”。
  隆重接待中国总理1996年4月,花都巴黎迎来了希拉克上台后的第一个春天。
  希拉克对中国总理李鹏4月9日至13日访法是高度重视的,他要像恢复法国核试验那样,大刀阔斧地调整其前任的对华政策,大力推动中法友好关系,同中国建立全面的战略伙伴关系。
  希拉克仔细地阅读了有关中国问题的卷宗。阅读与记忆交织在一起,他的脑海里不时地浮现出许多珍贵的回忆。
  希拉克记得,戴高乐将军于1964年1月,同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亲自建立了中法关系,给了他这位篷皮杜总理办公室的民航专员极其深刻的印象。
  希拉克记得,1978年9月和1991年11月他曾两次访华,先后同邓小平、江泽民等中国主要领导人进行过亲切友好的会见,并且亲眼目睹了中国改革开放后发生的巨变。
  希拉克记得,1989年,当中国驻法大使周觉把《邓小平画册》赠送给他时,他对画册中收进自己同邓小平的合影感到非常高兴。他兴奋地对周大使说,这是他收到的最好的、最珍贵的礼物,他为有邓小平先生这样的朋友感到骄傲。
  希拉克记得,从政30多年他从华夏文明中汲取了许多智慧。他推崇唐代大诗人杜甫的诗歌,尤其爱读那首登泰山的名篇《望岳》。“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名句曾给他深刻的启迪,激励他去攀登权力的顶峰。
  希拉克还记得,他不久前在曼谷的亚欧会议上见过李鹏总理,就中法关系和双方共同感兴趣的问题作过深入的交谈。
  由于这一切,希拉克对这次接待李鹏总理怀有一种特殊的友好感情。
  4月11日中午,当李鹏总理一行抵达爱丽舍宫时,希拉克打破惯例,亲自走下台阶,同李鹏总理热情握手,欢迎中国贵宾的到来。
  希拉克同李鹏总理在会晤中,就当前国际形势和中法关系等问题深入地交换了意见,达成了广泛的共识。他希望尽早与江泽民主席会晤。
  当希拉克在总统办公室里把中国问题的卷宗合拢时,他似乎又一次听到了30年前戴高乐将军在爱丽舍宫讲话的回声:中国是一个“真正的国度,真正古老的国家,有真正的人,正直的人”。中华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在下个世纪,说不定中国将会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如同它在过去多少个世纪里曾经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