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演奏



  钢琴家福莱谢尔在伦敦参加克里夫兰交响乐团巡回演奏时,乐团指挥赛尔请他论一首他弹奏的乐曲。福莱谢尔看见乐团指挥的旅馆房间里没有钢琴,很窘。
“没关系,”赛尔说,“就在这张咖啡桌上弹奏好了。”
  既失望又感到局促不安的福莱谢尔,开始把手指在想象中的琴键上移来移去。
  赛尔聚精会神地看着,显然在“倾听”熟悉的旋律与和声。过了几分钟,他说:“速度很好,但我听你有些音符没有弹到。”
“不错,大师,”福莱谢尔眨了一下眼睛笑着,“可是我从来没在咖啡桌上弹奏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