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普希金的妻子说几句话



《浙江青年》 1982.6

王安云 中国

  偶尔翻到一篇短文,其中批评了不少爱情文章必谈普希金之妻娜达丽亚不贞的“一窝峰”现象。这里,我也想为娜达丽亚说几句话。
  普希金是名扬世界的诗人,始终是各国学者研究的对象。近年来,国外学者在查阅大量档案的基础上,对普希金和娜达丽亚的关系做了新的研究。新材料证明,娜达丽亚同诗人的关系是好的,普希金的死应该归咎于当时的沙俄上流社会,尤其是沙皇。记得沙皇曾经问过普希金:“如果十二月党人起义时,你在彼得堡将会怎么办?”普希金毫不犹豫地说:“我将在参政院的广场上,在起义者的队伍中。”
  以后,诗人又写了著名的诗篇《致西伯利亚囚徒》,更加引起了沙皇的忌恨。1837年,蓄意制造了普希金与亡命之徒丹特士的决斗,而丹特士是违反决斗规则抢先开枪的。史料证实,娜达丽亚曾经跪着劝阻过普希金,求丈夫别去决斗。普希金清醒地说:“我不是为你去决斗的!”
  普希金在临终前,向24岁的妻子交待了两点:第一,好好照料四个子女——玛丽亚、亚历山大、葛利戈里、娜塔利娅;第二是守丧两年,然后婚嫁自便。诗人的死给娜达丽亚带来了巨大的悲痛,好几年她都过着隐居般的生活,悉心培养和抚育子女。尽管她是彼得堡“第一美人”,但她一直不考虑自己的婚事。整整7年后,即1844年6月,由于生活所迫,同时也因为45岁的单身汉兰斯柯伊为人厚道,能够善待前夫的子女,所以娜达丽亚第二次结婚。她的身体一直不好,1863年11月26日在彼得堡患肺炎去世,享年50岁。她的墓地最近已经修复。在娜达丽亚的后一段生活中,为世人所称道的就是她第二次结婚时,沙皇尼古拉一世曾主动地提出愿当主婚人,娜达丽亚谢绝了这种“荣誉”。
  当然,娜达丽亚也有错误。比如她对诗人的事业不够热心,同时也比较幼稚。
  但因此而大加挞伐,甚至给读者造成娜达丽亚是祸根的感觉,则有失公允。也容易使人忽视黑暗的沙俄社会和暴戾的沙皇的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