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魔鬼



科学博览1989.10

郑环泉 中国

  电视机前的观众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荧光屏:摄像机对准的桌上躺着一个病人,他裸露着上身,任凭一个站在他旁边的男人在他腹部施展手段。这个男人50岁开外,身材不高,蓄着浓密的胡须,早已谢顶的头颅和目光炯炯的眼睛显出此人的精明和深沉。
  现在,表演者的手已经插入了病人的腹腔,伴着一声难以忍受的挤压声,一个血淋淋的病组织被拔了出来!胆小的观众离开了电视机,只有那些胆大而又好奇的家伙在继续地观看:手又一次伸进腹中尔后拔出,伴着更多的鲜血流出,一件管风琴呈现在观众面前!接着,一个婴儿又出现在他那双被鲜血染红的双手!更令人惊奇的是,当大胡子男子擦开血迹的时候,病人的腹部竟没有一丝受伤的痕迹。
  你们会照样死去有成千上万的人目睹了这场超自然力的外科手术”,这场戏的主角叫吉姆·兰迪,59岁,美国著名的魔术师、表演家和社会活动家,他向公众介绍了这场超自然力的“外科手术”的前因后果:那些不断流出的血液是一个自愿者捐献的,在表演前就作好了隐蔽,而拔出的有病组织不过是羔羊心脏的一个碎片,被隐藏在桌子的后面,又被魔术般的双手敏捷地操作,这一切不过是道具和技巧的巧妙结合。
  过去和现在,已经有很多的人宣称他们自己有进行那种非凡的、无痛的、能起死回生的超“外科手术”的能力。有很多的人相信了这些人的谎言,带着垂危的病者来到他们的门诊所。兰迪却反复地说:“这一切不过是变戏法,并非正宗的外科手术,你们花了钱财,但是当你们回到家时,你们还是会照样地死去!”
  为了同形形色色的“特异功能”作斗争,1986年,兰迪接受了一个基金会的272000美元的奖金,开始了他周游世界的旅行。他从他在佛罗里达的家中出发,在澳大利亚,他展示了“上帝代言人”的骗人手段。在中国,他为一家科学刊物撰写了“科学与迷信间的混乱”的文章。他独来独往,已经环球旅行了45000英里。在每一个地方,使人困惑不解的事总是发生:汤匙被意念折断,时钟指针莫明其妙地停止,钱包不知所至,铅笔神秘的移动,意念识出文字,而这一切兰迪都解释说,这仅仅是一些简单的魔术戏法,并非人们所想象的是“特异功能”。
  兰迪毫不掩饰地把这一切公诸于世。
  情有独钟1928年兰迪出生在加拿大的多伦多市,从小他便显出了他的聪明才智。在学校念书时,兰迪经常逃学,常常跑到多伦多市的阿丽克莎剧院,在这里魔术师哈里·布兰克斯通先生经常表演他的绝招——变幻莫测的魔术戏法。兰迪获益不少。
“我已经开始认识到,”兰迪侃侃而谈,“这些东西最多不过是一些熟练的配合而已,正是这种配合构成了一个令人着魔的世界。”
  17岁那年,兰迪辍学参加了一个游艺表演团到各地巡回演出,在巡回表演中,他总是以头带穆斯林头巾、留着串脸胡的形象出现,他常常表演他的拿手好戏,诸如意念识字、悬浮物体等等。
  中学毕业以后,他来到加拿大的夜总会,以表演他“魔鬼的幻术”作为职业,很快轰动了全加拿大。一天晚上,夜总会的节目刚刚结束,一个警察想考察一下兰德尔的“功夫”,就带他来到监狱,看他是否能从戒务森严的地牢逃脱。但是,兰迪很轻松地就逃走了。第二天,报纸上登载着这样一篇醒目的文章:《非凡的兰迪从魁北克的监狱逃走》。从那时起,兰德尔就正式易名吉姆·兰迪。
  27岁的时候,他应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邀请,在电视台首次露面:当工作人员把他用口袋严密地套住,并用起重机把他吊离地面10英尺高的时候,兰迪仍从容脱逃,令人目瞪口呆!
  作为一个脱逃能手,兰迪树立了自己的声望,正当人们都在为兰迪的“特异功能”如痴如迷的时候,兰迪自己却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他观注着“特异功能”世界一举不动。这些年,“特异功能”现象经常成为人们的热门话题,那些自称有特异功以的人常常掀起一浪高过一浪的热潮。
  1972年,在美国斯坦福研究所工作的两名科学家宣布他们正在对一名以色列的特异功能者进行测试,这名特异功能者就是70年代在欧美名噪一时的尤里·盖勒。盖勒曾向人们表演过他的超自然能力:使物体飘浮空中,使汤匙柄弯曲折断,使无线电波改变方向,……。当兰迪观察了盖勒的表演以后,他便发现了盖勒的奥秘。他说:“这是很简单的事情,我能重复盖勒的绝技。”但是,许多的科学家和记者不相信他,他们被盖勒的表演弄得不知所措。不久,由于盖勒在一个表演中失败,导致了他的声誉扫地,而兰迪的主张却得到了进一步的验证。
  又有一个报告声称在圣路易斯的灵学实验室发现了两名具有特异功能的小男孩,他们能用意念在未曝光的电影胶片上成象,能用意念念使关闭的书翻开。有一天,兰迪在一本关闭的书周围喷洒了少许聚丙乙烯塑料——这是一种非常轻的塑料,然后他要求表演者重复他们的意念翻书的特异功能表演,人们这才发现,他们过去和现在都是利用了他们嘴唇发出的非常微弱的气流而使书页翻动,是那些四处飞扬的聚丙乙烯塑料告诉人们他们的表演原理。
  上帝是谁在兰迪奇迹般的功绩中大概没有一项能同他在1986年揭穿彼特·波波夫(在电视节目里宣称能听到上帝声音并能把这些声音传给教民的福音传教士)的骗术相提并论的。
  波波夫宣称他是上帝的代言人,只要他绕人群走一圈,他就会以说出人群中每一位的名字来向他们问好,不仅如此,他还会说出他们的住址,诊断出他们的病症。
  但是兰迪却不相信。在几个自愿者的帮助下,兰迪用一台录像机和一个无线电频率扫掠天线对波波夫进行了跟踪。功夫不负有心人,兰迪终于发现了其中的奥秘:原来,在波波夫每次表演之前,他的妻子伊丽莎白总要去访问观众,并常常忙于那种看似漫不经心的闲聊,在她特制的手提包里有一架无线电发射机,它可以把伊丽莎白从观众嘴里套出的内容传给波波夫,当这相福音传教士开始表演时,他便通过他左耳上的那个隐蔽的微型收音机来实现他的“特殊功能”。
  波波夫辩解说,上帝之所以选中他是因为他是一个虔诚的牧师。兰迪只好对公众说:“应该说的是,上帝声音的频率是79.170MHZ,而且上帝是一个妇女,她的声音极像波波夫的妻子伊丽莎白。”
  有人不同意兰迪的观点,又有人说他是人类不可多得的人材。兰迪的目标使有些人十分害怕,他们封这位不信神不信鬼的人为“魔鬼”,与此同时,他还遭到了来自各方面的攻击,但是,兰迪却很坚定:“没有任何讹诈,没有任何威胁能使我放弃我选择的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