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精灵



大学生

吴征

  一天回到家里,随手打开电视,电视上讲的是群论,一种艰深的高等数学。正欲换台之际,那讲课的教师却讲起了一个数学家的故事。“17岁创立了群论……21岁时决斗而死……在生命的最后一年里,因参加革命两次被捕,同时写出了深深影响后世的论文……”这断断续续的信息,使我记住了一个名字─伽罗瓦。为了知道得更多一点,我走进了图书馆,几经检索,才得以“复活”出如下的故事:伽罗瓦(Galois始人,近世代数的开创者。1811年10月25日,伽罗瓦出生于巴黎附近的一个小城。17岁时,他写出了关于五次方程的代数解法的论文。论文中首次引入“群”的概念。他把论文寄给法兰西科学院审查。当时最有名望的一个大数学家柯西对此根本不屑一顾,把这个中学生的文章给弄丢了。1830年,伽罗瓦又将他的研究成果写成一篇详细的论文,寄给科学院秘书傅立叶(学过微积分的人都会记得“傅立叶级数”),不料当年5月傅立叶病死,伽罗瓦的文稿再次丢失。1831年伽罗瓦第三次将论文送交法国科学院。然而,大名鼎鼎的泊松院士(统计数学家,有“泊松分布”传世)看了4个月,最后在论文上批道:“完全不能理解”。
  直到伽罗瓦死后14年,他的遗稿才得以发表,他对数学的重大贡献终于被人们逐渐理解。伽罗瓦的理论源于五次代数方程的求解问题,这一问题当时已困扰数学界达300年之久。法国另一位著名数学家拉格朗日称这一问题是在“向人类的智慧挑战”。而对伽罗瓦来说,这更是一场对权威、对时代的挑战,他的“群”完全超越了当时数学界能理解的观念。也许正是由于年轻,他才敢于并能够以崭新的方式去思考,去描述他的数学世界。也正因如此,他才受到了冷遇。在这里,我们感受到的是一种孤独与悲哀,一种来自智慧的孤独与悲哀。
  1830年3月,法国的“七月革命”推翻了复辟的“波旁王趄”,随后又出现了“七月王朝”。好不容易才考进巴黎高等师范学校的伽罗瓦(1829年中学毕业时,由于思想原因,伽罗瓦曾两次被拒绝进入他向往的工科大学),双满怀他的共和理想,同反动的“七月王朝”展开了激烈的斗争。他带领同学翻墙上街参加革命,抨击校长在七月事变中的两面行为,因此1830年12月被校方开除。第二年6月,又以“企图暗杀国王”的罪名被捕。由于警方没有证据,不久即被释放。7月,被反动王朝视为危险分子的伽罗瓦再次被抓。他在狱中曾遭暗枪射击,幸未击中。19832年4月伽罗瓦被释放出狱。
  伽罗瓦出狱后一个月,因一场爱情纠纷与人决斗,受了重伤,于1832年5月30日离开人世.那时还不满21岁。决斗前,伽罗瓦预知将死,他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匆匆写在一封给朋友的信里。伽罗瓦对自己的成果充满自信。他在信中对朋友说:“你可以公开请求雅可比或者高斯,不是对这些定理的真实性,而是对于其重要性表示意见。在这以后,我希望有一些人将会发现,把这堆东西注释出来对他们是有益的。”
  决斗,总是为了悍卫自己的某种东西─爱情、荣誉、人格和信仰。一个人的决斗,无论在别人看来是否值得,在当事者心中,他总是认为他要捍卫的东西高于他的生命。
  伽罗瓦,是一个天才?是一个热血青年?是一个勇士?不!他是一个精灵,一个展示人类智慧与尊严的精灵,一个生命的精灵。伽罗瓦在遗书中写道:“记住我吧,为了使祖国知道我的姓名,我的生命是太不够了。”─历史记住了他,他的名字已随“伽罗瓦群”一起载入了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