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烁的女将星



《家庭生活指南》

柳涌

  没打算嫁人的美国女将军——里尔斯里尔斯出生在纽约州昔腊丘兹镇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里。她的父亲长期失业在家,且嗜酒、赌博如命,家境十分贫寒。在一家工厂当纺织工的母亲则有一副宽厚仁慈的心肠,用坚强的毅力支撑着这个家。良好的母爱感染着里尔斯,她每天都去拾破烂,挣来的钱总是如数地交给母亲。初中没念完,里尔斯便被迫辍学了。经别人介绍,她到一位海军少将家当了保姆。从此,里尔斯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洗衣、买菜、做饭样样都行。30年后,她回忆起这段往事时说:“那时虽苦点、累点,但应该感谢将军,他给了我理想。”
  40年代末,21岁的里尔斯经过自己的一番努力,加入了海军陆战队的行列。在清一色的男兵里,仅有两名女性。训练、环境、目标向她们提出了威严的挑战。最初,她们只是想体验一下部队生活,争取将来找个好工作来报答母亲。训练结束时,只有里尔斯在眼泪和汗水中坚持下来了,她被分配到陆战队一资料室去打字”“。仅有初一文化、又当了多年保姆的她确实干不好这个工作。可对于生性倔强的她又怎能知难而退呢?干!说干就干!她夜以继日地背诵生字生词,练就了一手娴熟的打字技术。里尔斯的聪慧好学、吃苦耐劳的精神深得上司的赏识,不久连她自己也没想到会被送到昔腊丘兹秘书学校学习,这不寻常的转折为她以后的仕途架起了桥梁。
  此后不论赴欧洲学习,还是在海军陆战队基地任职,她从不虚度闲暇,总是利用节假日,博览群书,汲取各方面的营养,弥补自己的欠缺。在她快过40岁生日时终于脱颖而出——任罗得岛州新港海军学院副院长。两年后,她由上校军衔晋升为准将,成为美国海军陆战队某基地首任女司令。
  里尔斯终于实现了自己的将军梦。她也确实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她先后拒绝了6名才华出众、相貌堂堂的男军人的求爱,时至今日,仍孤身一人。
  当别人问及此事时,她总是潇洒地回答:“我从娘肚里生下来后就没打算嫁人……”第一个登舰的女水兵——加拿大女将军奥瑟莉珀奥瑟莉珀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她从小受到较好的知识熏陶和教育,具备了敢于探险、不畏艰难的性格。从求学到参军可以说是一路绿灯,畅通地阻。
  1959年,20岁的奥瑟莉珀进入加拿大海军预备队。在此之前,在加拿大海军史里,从未有女性闯进海军行列里。她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然而歧视和恶作剧经常不期而至。她在日记里写道:“为啥男人都很坚强和勇敢,他们为什么能上舰、出海?”“那蓝天、海鸥、军舰,对我诱惑力太大了。”“惊涛骇浪,旺风巨澜,呕吐昏晕有啥了不起,我们女性也能出海远航!”奥瑟莉珀经受住了世俗挑战。尽管加拿大国防部直至1974年才正式批准女性上舰,但她已远航近10年了,成为全世界海军史里最早涉足大海、远航时间最长的女性。
  1989年2月17日,对拉瑞·奥瑟莉珀来说,是她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刻,她一生的奋斗目标终于实现。这一天,加拿大国防部正式授予她海军准将军衔。这一殊荣为加拿大的女性在军营这片天地里树起了一块雄伟的里程碑。人们到处传颂着她传奇的经历。她成了加拿大女性学习的楷模。
  爱喝二两的法国女将军——默尼埃安娜·默尼埃,可以这么说,她是因为喝酒才成为将军的。她参军是因为想改掉喝酒的嗜好,后来又因为会喝酒便有了扛上将军肩章的得天独厚的条件。别人这么说,她也无意回避。她曾是一位极爱幻想的女孩,既做过当天文学家的梦,又有过考古学家的追求,但她从没想到自己能在50余岁时佩带上令人羡慕的准将肩章。
  50年代末,18岁的默尼埃以优异的成绩从一所专修人文的名牌大学毕业,获得了这个专业的学士学位。她的父亲是位腰缠万贯的商人,生意兴隆之际常以饮酒作乐。他酷爱自己的女儿,高兴时,便叫女儿对酌几杯。久而久之,默尼埃在10岁时就上了瘾,隔三差五不喝点,心里就痒痒。
“当兵去!”父亲的一位朋友怂恿道。因为部队纪律严格,也许能改掉她的坏习惯。
  就这样,没有任何憧憬,没有任何梦幻,她跨入了军营,穿上了宽大的戎装。
  3个多月的紧张有序的训练不但刹住了她的酒瘾,也挤掉了她身上的那分娇气。
  第二年初,她毅然放弃舒适的机关工作,再入军校学习,毕业后,获得一级技术证书,这在法国军史里是史无前例的事情。她被分派到风城女军人学校学员队当队长。两年后,又调入陆军参谋部总研究室,主要负责士官和女军人的晋级、调动工作,军衔为少校。1981年,好学上进的默尼埃进入培养高级军官的法国高等国防研究院进修。翌年,她再返回冈城女军人学校任校长职务。
  1年后,她又劳登法国第四军区司令部女军人处处长的宝座。与此同时,她的酒量突飞猛进,0.5公斤烈性白酒下肚也不当回事。
  1984年,这位文武双全的才女第三次回到阔别多年的陆军参谋部出任专业干部监察局参谋长。这时无论从工作经验上和人事关系上,默尼埃都已成熟,游刃有余。同年,她由上校晋升为准将,达到了法国女性军官最辉煌的顶峰。
  子女最多的尼日利亚女将军——卡利纵观几位女将军,她们虽然成了女性中的佼佼者,但家庭生活多少都受到点影响。然而尼日利亚的少将隆凯·卡利却避开了这种示幸。她膝下有5个孩子,除最小的仍在念书外,其余了“教子有方”的好评。
  卡利结婚较早,丈夫奥拉德利·卡利教授,是她在美国留学时的同班同学,她们是靠打乒乓球打出爱情的。
  卡利的成功称得上是一种机遇。1970年她从美国学医归国,托朋友找一份好一点的工作。一个偶然的机会,使她撞开了幸运之门。尼日利亚陆军医院需要一个年轻的女性精神病专业医生。挺巧,卡利对精神病还是有一定研究的。她虽已是4个孩子的母亲了,但一打扮和结婚前没什么两样,在应征表上填上“未婚”竟也过了关。
  1972年,卡利佩带上了少校军衔。说实在的,对于半路出家的她来说,能到这一步,已经心满意足了。她只有以加倍的工作来报答国家对她的厚爱。一分辛勤,一分报酬。不到5年,她肩上又添了“两颗豆”,有了尼军女性最高军衔——上校。1988年,她因具有出色的管理才能被升任尼军总医院院长,并参与国家大政方针的决策工作。1年后,卡利又被送到尼军最高学府——全国政策和战略研究学院深造,并荣获全国军事研究院院士证章。不久,她终于扛上了少将肩章,成为尼日利亚独立30年来的第一位女将军、尼武装部队有史以来统辖三所军医院的第一位女性领导、第一个能参与国家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决策的女性。
  世界上最年轻的女将军——以色列的阿密拉1990年,以色列国家青年联合会进行了一次别开生面的问卷调查。
  问:“你最崇拜的人是谁?”94.5%的答卷上都填了一个女性的名字——阿密拉。
  迄今为止,各国军队中的女将军,谁也没有以色列的阿密拉将军年轻——授衔时才30岁。这位以色列国防部的女性部门长官掌握着全军女军人的工作,有较高的应变和演说能力。她推崇男女混编的制度,认为这种做法能改变军人交往的行为,使训练规范化。她对“战争让女人走开”的格言非常反感,认为女性并非总与战争绝缘。她认为“今日的战场已经不再运用大量的重型武器,也很少面对面的厮杀搏斗,而是大量运用高技术的武器装备,这样一来,女性就可以和男性一争高低了!”除此之外,她对当今部队男女军人的吸烟现象极为担忧。她说:军人一定得忍受得了寂寞和枯燥,要有精神信仰,如其不然,军队必将溃散,失去战斗力,后果不堪设想。
  阿密拉被军事家和战略家视为有“远见卓识”的女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