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哈罗夫的流放生涯



  萨哈罗夫是苏联著名的核物理学家。一九五三年苏联成功地爆炸了第一颗氢弹,其中他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为此,当时才三十二岁的萨哈罗夫被选为苏联科学院院士,并被誉为氢弹之父”。
  搞氢弹试验时,萨哈罗夫以为,只要苏美两个大国都拥有了核威慑力量,就可以坐下来,在谈判桌上解决政治争端。实际上,苏、美核军备竞赛却愈演愈烈。五十年代,萨哈罗夫提出延缓在大气层中进行核试验的建议,遭到苏联领导人的拒绝。他感到深深失望。接着他对国内政治生活开始关注,对科技政策乃至其他一些重大问题发表自己的反对意见。一九七九年十二月,苏军入侵阿富汗,萨哈罗夫强列谴责这一行径,导致一九八0年一月被流放到位于莫斯科以东二百五十英里的高尔基城。他的寓所对面就是警察局,房间外设立了警戒哨,每天四班轮流,实行昼夜监视。一九八三年,萨哈罗夫在流放生活中写了著名作品《热核战争的危险》。为了手稿的安全,即使上街散步,他也将手稿塞进背包,背在身上。一九八四年八月,高尔基地区法院以“诽谤苏维埃罪”判处萨哈罗夫妻子波诺流放高尔基城五年。
  萨哈罗夫遂以绝食争取波诺出国就医。一九八五年九月波诺获准前往美国、意大利就医和探亲。
  一九八六年二月,萨哈罗夫在高尔基城的寓所安上了电话。不久,苏共新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直接与他通了话。萨哈罗夫结束了长达六年的流放生活,返回了莫斯科,返回了在科学院的工作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