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吉尔夫人



环球

朱磊

  二次大战中,当德国的飞机蝗虫般遮蔽了苏联辽阔的天空,德国军队如潮水般越过了苏联的大草原时,英国丘吉尔首相的夫人克莱曼蒂娜感到非常痛苦和焦虑,就像炸弹落在自己的疆土上。
  她把收到的出自苏联母亲和妻子之手、要求开辟第二战场的呼吁信念给丘吉尔听。然后问他:“告诉我,能不能立即满足这些母亲、妻子们的愿望,减轻敌人加给俄国的压力?”丘吉尔无奈地摇摇头:“我办不到呵,我没有足够的力量单独开辟第二战场!我也不能冒着把英吉利海峡变成一片血海的危险去登陆;我只能让空军在法国北部执行挑衅性飞行任务,将德国空军诱离苏联上空。为这个计划也要准备牺牲上千名飞行员,损失上千架飞机!”克莱曼蒂娜给苏联的一位家庭主妇写了复信,让她转告其他人:男人们正在前线打仗,这意味着你们每个人都准备接受难以避免的牺牲!我向你们保证:最大的援助和支持是英国的妇女们同样准备牺牲一切,为了击败法西斯强盗,我们可以奉献自己亲人的生命!我们将尽心尽力为早日开辟第二战场做好一切准备;目前将陆续送去更多的战争物资给苏联的前方……1941年10月,克莱曼蒂娜在首相丘吉尔和外交大臣艾登支持下,决定试行以自愿捐助的办法筹集援苏医药基金。她在唐宁街10号建立了自己的办公室,先后筹集了800万英镑,其中大部分是工人、村民从每周工资中节省下来的钱。
  尽管北极运输队遭受严重损失,但医药、外科器材、各种慰问品仍源源不断地通过各种渠道运送给英勇的苏联军队和人民。
  丘吉尔在晚餐桌上常常听夫人介绍援苏基金会的工作情况,他也提出一些意见或办法。当妻子感谢他时,他回答说:“应该由我来谢谢你!你这是帮我们做了一件无可替代的重要的外交工作。”
  战争胜利前夕,克莱曼蒂娜接到斯大林的邀请信,希望她到苏联旅行并参加胜利庆典。
  丘吉尔对此十分兴奋,他得意地将此事告诉了当时的美国总统罗斯福。
  启程前夕,丘吉尔对妻子说:“斯大林很少邀请别人,更少感激别人。你5年的辛苦受到这位大元师的承认和肯定,真不容易!”1945年3月底的一天,克莱曼蒂娜到达了莫斯科。第二天上午,她由人陪同,走进克里姆林宫斯大林的办公室。
  斯大林穿着大元师制服,微笑着迎上前,轻轻地和克莱曼蒂娜握手,目光注视着这位端庄秀丽的英国女士——丘吉尔居然有这么一位漂亮的妻子!他眨眨眼睛掩饰着内心的惊讶。
“丘吉尔先生在这次战争中和我有过两次私人会晤,我从未感受到像夫人这次光临所带给我的激动和愉快!我想这不仅是因为夫人为我们提供了支援,而更重要的是您是一位真诚的朋友!”克莱曼蒂娜微笑答礼,连声称谢,表达了自己对苏联人民的感情,并希望能接触到尽可能多的苏联民众。
  斯大林爽快地说:“您的旅行将按照您的计划进行,我相信各地都会热情接待您!”克莱曼蒂娜一行离开莫斯科,开始了一次艰难的长途旅行。列宁格勒、斯大林格勒……看上去就像英国的考文垂,一片焦土,一片废墟,没有一座完整的建筑,没有运走的敌人的尸体一堆一堆……这是她第一次亲临死亡的战场,这是进行过巷战、街垒战的地方,战争虽然结束,但战火硝烟仍弥漫在人们的心上……在街道上,克莱曼蒂娜受到苏联人的热情欢迎,妇女儿童们簇拥着远方客人,说着感谢的话,询问英国的大轰炸……她们很少说自己,好像没有发生任何个人的不幸。她们只是在保卫城市,重建被战争摧毁了的城市和家园。
  妇女们七嘴八舌地问:“夫人,您的首相丈夫怎么没陪您来?他不心疼您长途跋涉吗?”
“夫人,您的儿女们参战了吗?都平安吗?您惦念您他们吗?”克莱曼蒂娜耐心地回答这些热情的询问。当她提出想去看看她们的家庭时,微笑不见了,有些人悄悄地走开了。
  她走进几个地洞般的掩蔽所,在残砖废瓦乱石堆中,居住着“破碎的家”、“残缺不全的家”,这里不仅没有应有的家具,也没有应有的成员,没有人吭声,他们默默地接待来访的客人。
  在儿童收容所里,她看到了从敌占区找回的孩子——这些孩子有的遭到了敌人的迫害,有的被炸伤,有的饿坏了,他们在双亲牺牲后流离失所,一个个骨瘦如柴。语言没有阻碍克莱曼蒂娜和孩子们的交往。一只小手伸过来了,是个小女孩,有一对棕色的眼睛,她拉着克莱曼蒂娜去看她的小床,那是昨天才送来的。小孩子从自己的小床上取出一个弹壳小盒作为礼物送给客人,这件礼物被克莱曼蒂娜珍惜地带回英国。
  列宁格勒的市长为欢迎英国的贵宾,举行了热闹的晚宴。
“夫人,您愿意先吃饭,还是先听音乐?”市长问。
“我愿意先听音乐!”音乐节目中最精彩的一幕是:克莱曼蒂娜站起身,打着拍子,参加《伏尔加船夫曲》的合唱,引起全场的轰动……克莱曼蒂娜顺便访问了契诃夫的故乡,受到契诃夫的妹妹——82岁的玛瑞安的接待。
“在敌人占领克里米亚时,您没有受到骚扰吗?”“敌人的一个司令读过契诃夫的小说,他对部下说他认识契诃夫这位伟大的俄国作家,下令保护这座住宅。所以我侥幸平安地过来了。”玛瑞安老人笑了。
  实地考察医药和医疗设备情况,是克莱曼蒂娜此行的任务之一。到罗斯托夫时,她发现这里原有的两座医药均被炸毁,她当即决定为恢复这两座医院提供1500个床位的设备,作为战时最后的一批支援物资。
  克莱曼蒂娜在旅途的广播中听到罗斯福总统逝世的消息。她难以自制,泣不成声。
  1945年5月8日,英国驻莫斯科大使馆派车来接克莱曼蒂娜去收听英国国内的重要广播。
  伦敦BBC广播电台传来了丘吉尔的声音,他宣布:今天是英国和盟国的胜利日!
  克莱曼蒂娜被使馆里年轻的朋友拥起来,一齐欢呼鼓掌。广播还在继续,丘吉尔高喊道:“前进!不列颠!自由万岁!”掌声停了。嘤嘤的哭泣声……克莱曼蒂娜低下头拭着眼泪,大家也低下头向千千万万在反法西斯战争中牺牲的人致哀!
  第二天,5月9日,克莱曼蒂娜参加了莫斯科的胜利庆典,并被邀请在电台发表演说。她思潮汹涌,泪流满面:“原谅我,朋友们!我相信在今天不是我一个人在流泪,世上的母亲们、妻子们都在流泪!庆祝胜利,怎么能不想到我们牺牲了的士兵和将领!怎么能不想到那些破碎了的家园和城市!
“我们共同经历了这场战争,我们是同命运的生死与共的朋友!我们的心是相通的。我们缔结的友谊是牢固的……”在离开莫斯科前夕,克莱曼蒂娜被邀请到克里姆林宫,接受斯大林授予的“劳动红旗勋章”。午宴上,莫洛托夫将一枚闪亮的钻石戒指送给克莱曼蒂娜:“我们请您接受这枚像征永恒友谊的戒指。愿我们两国的友谊像这颗钻石一样闪光、纯洁和牢固。”
  斯大林从旁说:“夫人,这不是装饰品,而是信物!您是我信任的第一个英国人!祝您一路平安!”5月14日下午,克莱曼蒂娜身着红十字会制服走下飞机。在伦敦机场上,她首先看见了她的丘吉尔,爱摆谱的首相由一位陆军元帅陪着来接载誉而归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