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利策最后的日子



《新闻出版报》

  1890年,双眼失明的约瑟夫·普利策宣布退体,离开了他为之奋斗的《纽约世界报》。四年的励精图治,使他购进时每天只发行1.5万份的这家报纸,一跃成为美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之一,每天印数达到25万份,并且新建了纽约城当时最引人注目的报社大楼。
  大都市的喧闹,使这位头脑敏捷又极度衰弱的老人无法忍受。他经常住在游艇上,在海上随意漂泊。他通过电报指挥庞大的报业。
  1910年的一个清晨,秘书邓宁赫姆来到游艇上,向普利策报告:“先生,昨晚有消息说,您的夫人同意您所有的计划。”“哦,亲爱的凯林,她当然会同意。我在家时,我们曾经讨论过这此计划。”
  普利策开始穿衣服。他已经学会了怎样用触觉和听觉去做一些事。他有5位秘书,有的思考问题,有的判断事物,有的料理生活,他依靠他们了解外部世界。
  他走进了游艇上的图书室,对早已坐在那里的秘书们说“今天我们不读报了。
  先生们,我准备宣读遗嘱。”秘书们都大吃一惊。“当然,我请邓宁赫姆来宣读。”但很快普利策就自己讲了:“我将100万美元赠给纽约的太平洋交响乐团协会;另外,将用100万美元修建一座托马斯·杰斐逊塑像,他总是在思想上指引我。”普利策崇拜这位起草了《独立宣言》的美国第三任总统。
  他沉默了一会儿,饱含感情地说:“还有一件礼物出自我的内心。我想帮助那些记者成为真正的新闻工作者,希望他们了解自己肩上的社会义务和社会责任。我已经赠给哥伦比亚大学300万美元,用于创建一所新闻学院。”秘书们一阵惊愕。300万美元!这在当时可是个巨额数目。“新闻学院将用我最心爱的女儿露西尔·艾玛的名字命名。可能会有人讥笑我,记者是写出来的,不是大学训练出来的。我创办新闻学院,主要是教会那些男女青年记者,怎样报道,怎样写得简洁,怎样成为编辑,直到他们知道历史和文学、科学和文艺。”
“我还要设立普利策奖,专门奖给每一年度最好的新闻工作者,奖给最好的编辑和最好的新闻故事。另外,我留给《纽约世界报》的钱,足够它永远办下去。”
  听到秘书们由衷的赞扬,这位近代报纸拓荒者父亲般地笑了。他眼睛瞎了,但比一般人看得更远。
  一年后的1991年11月29日,美国南卡罗来纳州的查尔斯顿港。普利策在他的游艇上病情加重。弥留之际,他断断续续地说:“轻点,很轻,很轻,很轻……”死神拥抱了这位拥有2000万美元的美国最大的报业巨子。这一年,他64岁。
  今天,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已经成为美国新闻从业人员向往的学府。美国一此著名大学也都相继设立了新闻学院。普利策奖金从1917年起每年授予各类报刊作品以及小说、诗歌、传记、历史、戏剧等等,是美国新闻界的最高荣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