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



琼林

  一女,长及出嫁年龄;一番轰轰烈烈恋爱之后,天遂人愿,成为人妻。然不出,即觉生活平淡,常恨夫君不如早年间鞍前马后点头哈腰地小心在意于已。
  一日,丈夫发现夫人袋中竟有一人写的情书,上称此人无限敬爱着自己的老婆,极其渴望她能离婚改嫁,以便能有机会替她当牛作马。
  读罢此信,震惊之余,丈夫也反躬自省,觉得自己确是冷落了妻子,从此即效法情敌情书所言的种种当牛作马法侍奉起老婆来。
  谁知,按下葫芦起来瓢。此后动辄就有新的情敌写来情书,且密度渐高,当牛作马的爱法也愈高超。直至有一天,妻子回家不见丈夫,只有桌上留有一信。丈夫在信中称自己确实没有那些高明情敌会爱,与其疲于奔命,勉为其难,不如给妻自由,自己去海南闯荡,只好请妻凭此信去办离手续……看信至此,妻子不觉瘫倒在地,放声大嚎:“哎呀,那都是我自己写的呀,他怎么当真哪?!”闻及此言,丈大冲出隐身的厕所,击掌直叫:“哎呀,你怎么也当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