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娱乐

冯全生

  中外文坛名人临终之际,不乏向爱人吐露最后之言者。
  英国剧作家韦策利长于讽刺幽默,其妻是再婚者,与韦策利结婚时,韦已入垂暮之年,1716年,戏剧家命在旦夕,其妻还很年轻,他对娇妻的最终之语竟是:“你向我发誓吧,绝不再跟老头结婚!”
  《简·爱》的作者夏洛蒂·勃朗特四十多岁才与钟情于她的人结婚,其时名声最盛,人们希望她有新作问世,她却因受早年贫困生活的折磨而一病不起,1855年临终前,对丈夫留下饱含深情的话:“噢,我该不是要死了吧?上帝不能分开我俩,我们是多么幸福呵!”
  俄国著名文学家陀思妥耶夫斯基,一生经历曲折坎坷,弥留之际,对爱妻道出沉痛之言:“可怜的……亲爱的……我能给你留下什么呢?……可怜的,你今后的日子该多么难呀!”
  法国小说家都德以《磨房书简》,《富豪》等著作闻名于世,他是在1867年与德行高尚的尤丽亚·阿拉结婚的。妻子有很深的文学修养,也写过一些作品,婚后,竭尽全力支持,帮助丈夫写作,都德对她感激不尽,临终时,都德无比爱恋地望着夫人:“完成我的著作吧!”
  柯南·道尔是英国著名的侦探小说家,他患病期间,妻子对他无微不至地照料,护理,1930年7月7日,在永别人间之前,曾当过医师的柯南·道尔由衷地向妻子表示最后一次感谢:“该为你做个奖牌,上面刻上‘所有护士中最杰出的女性’这句话”。
  苏联杰出的儿童文学家伊林,撰有《十万个为什么》等通俗科学作品,病重之时,他不断地给妻子叶莲娜·谢加尔写信,1953年11月,伊林作大手术前,又给妻子写了一封信,手术后五天,病情突然恶化,他没有呻吟,但说话非常困难,生命的最后一个小时,妻子根据他嘴唇的动作,知道他留给她的最后话语是:“我这么着急给你写信,不是平白无故的……”我国著名女作家丁玲与陈明是患难与共,感情笃深的夫妻,1986年2月病危之中,丁玲记挂得最多的就是陈明,她叮嘱有关同志在她死后,要帮助陈明再找一个老伴。14日一大早,陈明赶到医院,整个上午都守护在床前,丁玲向陈明说:“你再亲亲我,我是爱你的,我只担心你,你太苦了!”陈明俯身忍泪轻轻地吻了吻丁玲的前额、脸颊、嘴唇,丁玲露出宁静,幸福的表情。其后,即处于昏迷之中,直至3月4日长逝,此语竟成永别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