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尔·法拉第的情书



《英语世界》

胡庚申、申云贞

  这封未注明日期的信是出自一位卓越的物理学家之手。这位物理学家以他划时代的研究和实验奠定了电在现代工业上应用的基础。这封信说明,虽然一个人能随意搞出电动力学的理论法则,能使磁场对偏极化光产生感应,但他未必能合成好构成一封情书的要素。
“……幻影在我前面转动……”一封写给萨拉·巴纳德的信我亲爱的萨拉——一个人身体的状况对他思维能力的影响竟有如此之大,真令人惊讶。整整一上午,我都在思考今晚将送给你的这封非常美妙而又有趣的信。我现在感到很疲倦,可又有一大堆事要做,因此,我的思路纷乱,眼前不时闪现出你的倩影,而又不能停下来专心爱慕你的形象。我有千万句亲切的,——请相信我,也是热诚的肺腑之言要对你说,却又找不到适当的字眼来表达;更有甚者,当我在苦苦地思念你的时候,什么氯化物、各种实验、油、达维灯、钢、杂录、水银及其他50种有关专业方面的幻影也在我面前转动,把我赶得越来越远,使我陷入这昏昏沉沉的窘境之中。
  你的亲爱的麦克尔1820年12月星期四晚,于皇家研究院然而,此信写后不久,萨拉·巴纳德就成了麦克尔·法拉第多年忠实的妻子。
  他们的婚姻幸福美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