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登山



    我们每日每时都必须注意培养自己的意志,任何时候,任何地方……
    ——列宁H·霍德扎 吴江列宁被沙皇迫害而流亡国外时,曾经在波罗宁村住过。
  列宁很喜欢这个小小的村庄。它的周围群山环绕,山峰高耸入云。
  一天,列宁决定去登山。一个叫巴戈茨基的波兰革命者得知了这件事,就跑来找列宁,要求当向导。他兴致勃勃地给列宁描述起这一带的风光:“这附近有那么一座山峰,从山顶上可以饱览奇妙的景色,简直可以说是仙境!特别是在日出的时候……”“那就这样定了!”列宁说,“星期天早晨我们就爬到这个峰顶上去开开眼界!看日出!”
  星期六的晚上,列宁和巴戈茨基来到了山脚,开始登山。
  开始,一切都很顺利。按照巴戈茨基的安排,列宁和巴戈茨基借着月光赶到守夜人的草棚过夜,第二天赶早上路。
“可别睡过头啊,”列宁不太放心。
“不会的,”巴戈茨基满有把握地说,“我跟守夜人说好了,他四点钟之前叫醒我们。”
  第二天一大早,列宁最先醒来。他瞧瞧表,不禁叫了起来:“睡过头了!真要命!都快五点钟了!”
  登山有些迟了。没走多久,巴戈茨基就站住了脚,懊丧地挥了挥手:“我们恐怕来不及看日出了!上了那个守夜人的当!”
“怪守夜人干什么,全怨我们自己!”列宁也有些恼火地反驳,“我们自己不能准时起来,真够丢人的!”
  巴戈茨基嘟囔着:“反正,日出今天是看不成了,来不及登上顶峰。”
“没别的路上山吗?近一些的?”
“有是有,我在那条路上走过三次,不过……,不过我不能带您去走那条路?”“为什么?”
“那条路太险。有三十来步得贴着悬岩的峭壁走。”
“你不是从那上面走过吗?”
“是走过……”“那就别浪费时间了,走,到山口去!”
  没有过多久,他们就走到了那条小路跟前。道路非常狭窄,下面是万丈深渊。
  要想在这条小路上走动,只有侧着身子,贴着笔直的峭壁移动步子。
“您瞧,怎么样?从这上面是过不去的。”巴戈茨基说。
“那么,您过得去吗?”
  巴戈茨基有些吃惊:列宁显然是怀疑他的勇敢。
“要是您不信,那就请您看看!”
  巴戈茨基移动了脚步,踩上羊肠小道。
  当巴戈茨基摆脱了最险的那几步,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回过头往后看了看。可这一看却把他吓了一大跳,差点没跌进深谷:列宁正跟在他的背后,沿着陡壁在移动。他还没走出多少步,那一截最危险的地段还在他前面。
  忽然,列宁停住了脚,身子紧紧往峭壁上靠。巴戈茨基吓得憋住了呼吸。他明白是怎么回事:列宁一定是忘了不能往脚下看,这是非常危险的,脑子会一下子发晕。而现在,列宁正是往下看了一眼,头有些发晕。
“往后退,您快退回去!”巴戈茨基大声喊起来。
  列宁仿佛没有听到他同伴的叫喊,稍停了几秒钟后,重新又往前挪动步子。他不慌不忙、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地移动着。
  险路已经丢在了身后。又过了几分钟,列宁已经站到了巴戈茨基的跟前。
“现在我们是不是来得及看日出?”列宁关心的仍然是这件事。
  他们刚爬到峰顶,太阳柔和的光线骤然一下子穿透了黎明前的乌云,将它们熔化得干干净净。远处,深蓝的湖水闪耀着夺目的光彩,灌木和草丛中大颗大颗的露珠变幻着迷人的色彩。枝头的小鸟仿佛有谁指挥一样和谐地齐声歌唱着……过了一个来小时,他们踏上了归途。
“现在不用急急忙忙去哪里了,”巴戈茨基说,“我可以找一条安全的路往回走。”
“要问我的话,”列宁说:“那么我倒打算顺原路回去,就是那条小道。”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巴戈茨基几乎是在央求,“我们现在没有任何必要去走那条险路啊!”
  巴戈茨基无论怎样劝说列宁,结果全然无济于事。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头也没回,径直走上了来的那条路。转眼,他们踏上了深渊上的那条小道。
“这回我先过去,”列宁说完这句话,就毫不犹豫地迈上了小道。
  当他俩都平安地走出了险道。列宁亲切地握着巴戈茨基的手说:“感谢您带我到这么好的一个地方,真令人心旷神怡!”
“好么,请您告诉我,您干嘛非得从这条路回来?您就一点也不害怕吗?”
“我之所以要从这条路回来,正是因为我害怕。瞧,就是为这个……”他见巴戈茨基有些迷惑不解,便解释说:“革命者可没有权力让自己的意志屈从于恐惧。
  朋友,我们每日每时都必须注意培养自己的意志,任何时候,任何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