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学者与法律



历史上最有影响的100人

迈克尔·H·哈特

  苏军不失风度伟大的哲学家培根,在其政治生涯中未能保全晚节。他晚年任英国大法官期间,当面接受诉讼当事人的“礼物”,被议会议员起诉。培根招供并被判刑,关押在伦敦塔,终身不得担任任何公职,同时还被罚一笔巨款。
  然则其风度何在?在于东窗事发后,他既不找客观原因,也不狡辩——以培根的口才没准可以找到“堂皇”的理由而逍遥法外,而是老老实实低头认罪。他服罪的话与众不同:“我是这50年来英国最正义的法官,但给我的定罪却是200年来议会所做出的最正义的遣责。”
  法律无情18世纪的法国科学家拉瓦锡是化学发展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他由于正确地解释了燃烧、列出了单质表、提出了质量守恒定律而被人称为“化学之父”。他年轻时曾学过法律,做过许多行政和法律咨询工作,在1789年法国革命后,被革命政府作为嫌疑犯逮捕并受审,定为死罪。
  在审判期间,法院收到了一份上诉书,其中引证了拉瓦锡对国家和科学所做出的众多贡献,要求给他免罪。但法官用了一条简洁的评语“共和国不需要天才”而回拒了这一请求。拉瓦锡最终被送上了断头台。
  他的同事、伟大的数学家拉格朗日评论道:“虽然可能100年都不会再出现那样的头脑,但是却在刹那间被砍掉了。”
  三十六计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在公元前399年70岁时,被控告为不信上帝和腐蚀雅典青年而遭审讯并判以死刑,在做了一场著名的辩护演说未能改变判决的情况下,他不听朋友要其逃走的劝告,为维护法律,饮鸩自尽。无独有偶,公元前323年,他的学生(柏拉图)的学生、伟大的哲学家和科学家亚里士多德被雅典占统治地位的反马其顿派别指控犯有“渎神罪”。亚里士多德想起了76年前老师的命运,他毅然逃离雅典,边逃边说:“我不会给雅典第二次机会来犯下攻击哲学的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