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赢得了另一个世界



浙江日报

马役军

  袁和是一位上海姑娘。几年前,她作为中国留学生,到美国马萨诸塞州蒙特·荷里亚女子学院攻读硕士学位。
  为了踏出国门学习,她付出了比别人更为艰辛的努力。当时,她已经30多岁了,无论从灵气和记忆力来说,都已经落在那些更为年轻的人后面。为了让自己的愿望得以实现,她白天在街道的小工厂里和那些老大妈们一起糊纸盒赚钱,晚上躲进一间小屋借着昏暗的灯光读外语。就这样,她以顽强的毅力通过了出国外语考试。走那天踏进机场时,她忍不住放声大哭。
  读硕士,攻博士,她心中有张人生的进度表。踏上美国的土地,尽管一切都是新鲜的─美丽的西海岸、让人惊叹的曼哈顿─但这一切没有使她驻足。过往岁月已经耽误了太多的时间,她要用超常的努力,赢得别人已经得到或没有得到的那一切。
  然而,这个进度表刚刚翻开,袁和就被罩上了“死亡”的阴影,命运给了这个倔强的姑娘一个无情的“下马威”─美国医生诊断:癌症。袁和刚刚到美国才两个月呵!不久,再次探查的结果是:癌细胞转移。
  死亡向袁和这个弱女子扑来。这种恐惧对于任何人都是难以承受的,何况一个身在异乡、孤独无援的姑娘,除了那种明知道起不了多大作用,只是延缓那一刻到来的化疗、手术,大家都束手无策。于是,有人劝她回国去,那里毕竟有亲人的照顾。也有人劝她留下来,因为美国是一个自由的国度,在这里可以吸毒,可以放荡,为所欲为。人之将死,不就想减轻痛苦、转移压力、多享受几天人生的快乐吗?
  袁和没有回国,也没有去吸毒,去放荡。她对人说,我还想读书,想得到硕士学位。
  她的同学把她的愿望告诉医生,那位美国医生连连摇头:“不可能,这是根本不可能的。按照经验,她只能再活半年。想要得到硕士学位证书,这只是一种幻想,美丽的幻想……”袁和正是怀着这种渺茫的幻想重新走进教室,走进图书馆,走进一个新的希望……她仿佛忘记自己是一个癌症患者,一个被现代医学宣判了死刑的人。她拚命地读书,仿佛要把心中的痛苦全倒在浩如烟海的知识海洋里。
  两年多的时间,她把死亡当成一支生命的拐仗,倚着它,无所畏惧地前行。她在教室里晕倒过,但醒来依然又走回教室;她吃下去的饭被无数次地吐出来,但她仍顽强地咀嚼并咽下去。
  一个休息日,她在宿舍里看书,突然一阵眩晕,摔倒在地上。就在那冰凉的地上,她整整昏死了10几个小时。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手脚已经不听大脑的控制了,然而,在一片思维的空白中,她分明听见一个声音的呼唤:站起来,站起来!终于,她爬了起来,站立了起来……脚下是一种深浅不一的足印,尽管她曾胆怯过、犹豫过,痛苦难耐时,也想放弃追求。但她终于战胜了自己,战胜了人的懦弱、绝望中的自戕。1年多时间的苦熬,1年多向死亡的挑战,袁和终于穿着长长的黑色学袍,一步步走上了学院礼堂的台阶。她用颤抖的双手,接过院长亲自为她颁发的硕士学位证书。
  对于袁和来说,这是她一生中最激动和最难忘的一天,她终于用自己的毅力和意志,把幻想变成了现实。
  教授们和那些来自不同国度的同学们,在台下为袁和鼓掌。他们看到了勇气,看到了无畏,看到了人格的力量。
  袁和并没有停止她生命的进程,她又以顽强的毅力去攻读博士学位。但是,没过多久,病魔终于夺去了她年轻的生命。
  一个普通生命的消逝,竟在那一方土地上引起了很大的震动。马萨诸塞州的4家报纸都刊登了袁和的大幅照片。报纸撰文称赞袁和的一生是人类“关于勇气的一课”。
  蒙特·荷里亚女子学院破例下旗两天,向这个普通的中国女留学生致敬。他们还设立了“袁和中美友谊奖学金”,以奖励那些对中美文化交流事业做出贡献的人们。
  在学校附近的草地上,学院为袁和立了一块碑,碑上面有一张袁和微笑的彩色照片……袁和以她的勇气和毅力,在异国他邦塑了中国人不朽的形象。这是一个让人钦佩和折服的形象!若说奉献,这就是她为祖国做出的最大奉献。
  袁和自知不久于人世的时候,在一盒录音带上,给自己的父母和亲人口述了她的遗言:“我很骄傲,因为一个普通的女子能够和癌症拼搏,向死神挑战……”许多美国人对我说,这在美国是不可思议的。其实,中国人不都像他们想的那样,只会烧饭,或者卑躬屈膝。很多人一讲到中国,只讲中国人怎么受苦。是的,中国人受的苦是够多的,可以说是多灾多难。但是,中国人的勇气,中国人的力量,是和中国人的困苦同时存在的。只要我们大家共同努力,尤其是那些立志改变中国的人共同努力,中国总会强大起来。
  “如果有人问我,在生命的终点,你还有什么希望?我便回答他:我希望有一天看到我们的民族能够好起来,不再被人家瞧不起,它能够胜过别的民族!那时,我才能真的闭上眼睛……袁和去了,在完成了一个人应该完成的使命后,她平静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