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极短篇



乘车之难

青春

  向维佳大乱之年,重庆交通秩序尤乱。市民痛感乘车难,以冷言嘲之:乘车须经三国──越南(栏)、古巴(估扒)*、几内亚(挤累压)。
  *四川方言中,“估”作状语,意为“强行”。


张大千立誓

青春

  何鼎人1936年秋天,张大千独自畅游华山以后,回到苏州网狮园。儒雅斯文的善??
  望着风尘未洗的八弟远游归来,即命人摆酒接风。离别情绪,这时都化作一杯杯热酒。待到酒酣耳热,大千已存七分醉意,想来多日未动画笔,蕴藉满怀的险峻奇崛无处抒写,不觉技痒,转着僵硬的舌头对善??说道:“二哥,今日我作一画,你来补景,以表同胞之谊。”就着酒劲,大千运笔如风,一气呵成,画了一幅六尺中堂《虎啸图》。善??细细审视,不禁叫绝!说来有趣,这兄弟俩,一个粗犷豪放,偏爱泼墨山水;一个温婉柔顺,独擅描虎。今日之画,一反往日常例,自然显得十分难得。
  恰在此时,一位日本客人来访。看见大千所作虎画,立即来了兴趣。把玩一阵以后,执意要买。善??当然不肯。但听日本人说道:“虎公,此画一出,世人就知道你八弟还会画虎,岂不更好?”善??一心为弟扬名,于是就把画卖给了日本人。
  这下不得了!满城争说:“大千虎”,每日登门求画者络绎不绝。大千顿然醒悟,贬兄扬己,小人所为也!顺手抓过纸笔,写下这样一幅字:大千愿受贫和苦,黄金千两不画虎!
  自此,大千立下二戒:一戒画虎,二戒饮酒。直到抗战胜利,大千才开了平生唯一一次酒戒:虎,却是再也不画了!


烧不尽的痴情

青春

  金子吾友汤斌,爱邮票成痴。兴而轻官禄,嗜邮而淡婚。年过半百,仍旧孑然一生。终日玩弄邮票为乐。
  “文革”风暴,席卷小城。汤君因热衷“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而被抄家。抄出邮集数束,“闯将”欲焚之。汤君心痛,跪而求饶而不允。汤君愿出资邮往北京博物馆,赠献国家,以免珍品罹难。“闯将”们曰:“此乃袁世凯、希特勒之头,藏之居心何在?”不由分说,点火烧之。顷刻,价值难计的珍物付之一炬!汤君哭而昏厥。
  邮票易毁,而集邮痴情难灭。
  如今,汤君又成了集邮迷。


有备无患

青春 阳光

  有翁妪二老得悉近期社会上偷儿猖獗,作案之后,肆意将无法带走的家用电器毁坏,彩电入池,冰箱倒置,被褥衣物划上几刀。于是不胜惶恐,耽心数十年苦心操持的家庭遭此不测。思之再三,遂商定以信封盛币百余元,露出一截置于醒目处,内附留言道:“来者辛苦!我二人系退休教师,家境不算宽裕。为不使您败兴而归,特奉上苦心积赞的这百余元,以供烟酒之资。万望垂悯我二老持家不易,手下留情,不要毁坏房中器具,我们将不胜感激!”计罢每日出门皆将信封摆放停当,不敢稍有懈怠。


  日久邻人得知,深为不解。老人言道:“此乃有备无患矣!”邻人随即应道:“但愿来的偷儿天良未泯方好,不然尝到甜头常来骚扰,您老哪来这许多钱有备无患呢?”老人愕然……


花旦

青春 生晓清

  一日,男浴室里飘来一姑娘的妙喉,如鸟啼莺啭,似行云流水。好一曲《贵妃醉酒》,招来众多京剧迷和行人,把浴室围得水泄不通。大家正听得如痴如醉,忽有一人气愤地说:“书记和局长洗澡,带进一个18岁姑娘取乐,太不像话!”一石激起千重浪,众人(男性公民)在穿警服的小青年带领下,立刻冲进澡堂,却不见姑娘身影,唯有一白发老翁声情并茂尚在角色之中,细辨之,乃是京剧花旦演员顾周老先生在吊嗓子。皆愧然。


侏儒打老婆

青春 甚微

  诸暨有个侏儒,身高仅老婆的一半,却以打老婆出名。
  他要打老婆时,便吩咐:“把我抱到骨牌凳上。”老婆便顺从地把他抱到骨牌凳上。“靠近点。”老婆便靠近一点。他啪啪打了老婆几个耳光,气出了,又吩咐:“把我抱下来。”老婆便抹抹眼泪,把丈夫从骨牌凳上抱下来。
  有人笑道:“侏儒堪称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
  有人叹道:“中国妇女受夫权压迫之深重,由此可见一斑。”
  有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地责怪侏儒的老婆:“你个子比他高,力气比他大,为什么不反抗?”
  老婆流着泪说:“我是可怜他啊!在外面谁把他当作男子汉看待呢?即然做了他的妻,至少在我面前,就由着他让他当当男子汉大丈夫吧!”
  闻者默然。据说此话传到侏儒耳里,他哭了一场,从此再也没打过老婆。


抓阄儿

青春 张树华

  某县某村徐老汉,今年65岁。十四年前老伴去世。留下12岁10岁两儿子,徐老汉既当爹又当娘,拉扯儿子清贫度日。
  近年来两个儿子相继成家立业,倾尽徐老汉一生积蓄。徐老汉老了,生活不能自理,可两个儿媳妇均表示不收留老汉,只好决定轮换着一家收养一年,但谁也不愿先养,又决定抓阄儿。
  阄儿偏偏让大儿媳抓中,她气急败坏地甩出一句:“真倒霉,只当养个儿子吧!”一辈子含茹苦抚养儿子的徐老汉心冷了,出于无奈,他竟当着两个儿子的面战战兢兢地给大儿媳跪下:“妈妈,以后我就是你儿子了!”大儿媳没提防老汉会有这一手,脸由红变白,由白变青。一旁的大儿子看不下去,顺手给媳妇一个耳光,大儿媳一气跑回娘家。
  三天后,徐老汉强支撑着身子来到大儿媳娘家,进门就喊:“姥姥姥爷!”说是来接“妈妈”回家。大儿媳的爹娘先是莫明其妙,得知原委后即将女儿臭骂一顿,令她向公爹下跪求饶。大儿媳一见娘家也不容,万分羞愧,方回心转意。


乞丐与富翁

青春 唐维训

  中国乞丐求乞于富翁,富翁指半桶水,云:“喝毕,送你一块银元。”
  乞丐如牛饮,未几,水罄尽。
  富翁掏摸半晌,得一钱,打发乞丐。
  乞丐饮水过量,大泻不止,至晚,遍体冰凉,魂兮归去。
  一农夫欲葬之,取乞丐之钱购货,竟为假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