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佛曾来中国……

作者:力山荣

  赫伯特·胡佛是美国第31任总统。鉴于正好碰上30年代的世界经济大萧条时期,他在任期内似乎一无建树。但在这以前,他有一段鲜为人知的经历,他在走出学校进入社会不久,就被老板派往中国担任一个公司的采矿工程师……来华工作前胡佛21岁大学毕业时,口袋几乎空空,只剩下40美元,找工作十分困难。他只好到加利福尼亚州的一口矿井挖了两年的矿石,每天工作10个小时,却只挣得2美元。后来,英国伦敦的比维克-莫赖宁采矿公司招聘具有长期工作“经验”的地质学家去澳大利亚工作,并要求应聘者年龄必须在35岁以上。胡佛当时才23岁,但他采取编造简历虚报年龄的手段,结果获得了这份工作。
  胡佛从事采矿事业不久,老板就派遣他到中国任职。中国工程矿业公司是一家经营采矿和水泥制造的合资公司,总经理叫张烨茂,很想有美国籍的工程师来管理下属的欧洲技术人员。当时,老板莫赖宁就打电报到胡佛所在的澳大利亚金矿,要他接受这项任务。他立即想到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事必须首先完成。他立即给生活在加州的女友亨利小姐打电报,问她是否愿意嫁给他,并一起去中国。她立即表示愿意。胡佛立即前往加州,跟亨利小姐举行婚礼。第二天,他们俩就双双启程前往中国。
  胡佛夫妇1899年3月抵达北京后不久,就决定住在天津。胡佛夫妇各自取了中文名字,一个叫胡华,一个叫胡潞。

  在中国找金矿

  胡佛的英国老板本打算让他来中国开发煤矿、修建港口设施,然而,中国老板却另有打算。张总经理认为,要是能发现一座金矿,就会马上发大财,利润是无可估量的。胡佛却不同意中国老板的如意算盘。他认为中国最需要的是铁、钢、煤、铅、锌、铜和其他工业原料。张先生听说在热河(今为河北东北部、辽宁西南部和内蒙东南部)一带有含量丰富的金矿,决定让胡佛前往考察,看看能否安装美国机械设备,大量开采。
  中国工作人员立即准备这次远征。鉴于矿山距离铁路有241公里,胡佛建议他和美国地质学家乔治·威尔逊以及翻译骑有马鞍的矮马,用两三头骡子运行李,还带一个佣人和一个厨子。中国农村食物充足,又可以在乡间小客栈休息。他的建议遭到了官方的安全官员强烈反对,认为他的建议不符合他的身份。经过几天的争论,胡佛不得不同意中方的安排。最后决定,等中方准备就绪后,再让胡佛等外国人员坐火车去山海关,然后一起动身前往矿区考察。
  过了一星期,考察队伍就抵达矿山。数千人的群众向他们迎来。胡佛十分担心会发生暴力冲突。翻译告诉他不要担心。当地群众听说一位外国“大官”要来,他的眼睛能穿透土地,找到黄金。那些随从人员确信外国人能找到金矿,因为他们的眼睛绿光闪闪。当地群众就想看看这些外国人的模样。他们在矿区的一座小山顶上视察整个矿区,还到矿井视察,发现矿山已经被开采过度,不可能找到新的矿脉了。
  张总经理不断收集有关金矿的谣传,胡佛一次又一次踏上类似的路途,走遍山东、戈壁滩、东北、山西和陕西,每次都无功而返。每次考察少则数天,多则两个月,最远的一直到蒙古。
  胡佛的找金矿考察突然被迫停止,回到天津才得知发生了义和团运动。

  天坛之行

  在天津,胡佛听到有关义和团袭击传教士和其他洋人的消息。胡佛和他的夫人以及工程技术人员把他们的家作为基地,因为在这里比较安全,还未遭到炮弹的袭击。但是,一天深夜,一枚炮弹在胡佛家里爆炸,胡佛夫妇幸免于难。
  一个月后,胡佛发现公司的资产已被多国瓜分,已无法继续工作了。这对年轻夫妻准备离开中国。就在他们启程前夕,胡佛的老板提议重建公司,继续在中国运作。胡佛夫妇前往伦敦,直到公司制订出具体细节。
  1901年1月,胡佛重返中国。他先抵达上海,再设法到了北京。
  到了北京后,胡佛发现唯一的一家旅馆被军队占用了,只好和另外几个美国人租用了离美国公使馆不远的寺庙安身。跟他在一起的有一个叫杰米森的美国人和《纽约太阳报》记者西泽·钱伯林等。
  一天凌晨3点,杰米森带着英国上校突然闯进了胡佛居住的寺庙,把胡佛从睡梦中叫醒。他们非常兴奋地告诉他发现了一些奇妙的东西,如拿到后大家立即会变成大富翁。原来,这位上校带领着一个团的印度士兵居住在天坛。他发现有一间屋子的屋顶是金的。据一个英国军医估计,这个屋顶至少值200万美元。上校立即命令他的士兵悄悄把屋顶拆下来,并放进了天坛院内的一间仓库里。上校希望胡佛等合伙出卖这个金屋顶。胡佛对屋顶价值表示疑惑,拒绝参加这一活动。杰米森对胡佛的态度感到惊奇,但仍然坚持要胡佛去天坛看一看。最后,胡佛等带了6个人,在夜晚的黑暗中摸索前进,终于到达了天坛。在一间仓库里,胡佛等看到一堆方型的薄瓦片。胡佛用刀在瓦上划了几下,很快就断定是铜瓦,上面贴了一层很薄的金箔。
  义和团运动后,铁路遭到很大破坏。当时,军事当局需要铁路运送军队维持治安。胡佛的公司也需要铁路运输煤矿开采的煤。但是,在义和团运动期间,铁轨和枕木被老百姓挖走了。胡佛就想办法出钱收买分散在农民家里的铁轨和枕木,解决了铁路重建中的一个难题。几个月后,胡佛的公司经营状况得到了改善,从亏损转为盈利。
  但是,好景不长,1901年秋季,形势急转直下。比利时股东从欧洲其他股东和中方股东手里买下了公司的大部分股份,派遣了他们自己的人来任经理,同时还带来了比利时的技术人员。胡佛跟新上任的经理意见不合,就主动提出辞职,结束了在中国两年多的生涯。
  离开中国10余年后,胡佛在撰写回忆录时,用整整一章描述他在中国近3年的经历,同时表达了他对中国的赞美和崇敬。

  (摘自《看世界》2000年第12期 力山荣 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