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敏与邵力子的一段交往

作者:朱火金

  方志敏(1899-1935)在短暂的一生中,与邵力子(1881-1967)在本世纪20年代初有过一段极不平凡的交往。
  1915年,邵力子和叶楚伧创办《民国日报》,并兼副刊《觉悟》主编。
  1920年,方志敏在南昌甲工学校读书。一次,方志敏写信对《觉悟》发表的一篇题为《捉贼》的小说,谈了自己的看法。小说写一个小偷到某校行窃,被学生抓住,吊起来狠狠地打了一顿的过程。文章对吊打的情景作了具体描写,大概有该打、打得大快人心,偷者引以为戒的意思。小说当时在青年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方志敏在写给邵先生的信中说:“小偷是不是算顶坏的触目皆是的军阀、政客、资本家、地主,哪一个不是操戈矛的大窃为什么大窃逍遥自在,受人礼敬,而小偷却在此地被吊起来敲”邵先生读罢思想受到震动,极赏识方志敏思维敏锐深刻,文笔辛辣隽永,并回信说他的看法一针见血,指出了社会的本质和病根,还约他以后给报社写稿。就这样方志敏开始尝试给《觉悟》副刊投稿,他的第一首散文诗《哭声》就发表在《觉悟》上,紧接着他又给邵力子寄去了另一首《呕血》诗歌,也刊登在《觉悟》上。这是他们的最初交往。
  1922年,方志敏在九江南伟烈这所美国教会办的学校读书时,加入了“反基督大同盟”,带领进步同学与九江各阶层爱国人士一起,开展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九江反动当局甚为恼怒,要南伟烈开除方志敏的学籍。还没等校方贴出开除公告,方志敏就主动退学。7月从九江漂泊到上海,由于上海无亲无友,第二天就到《民国日报》社去拜访邵力子,当邵先生第一次见到方志敏是一个20刚出头的青年时,大吃一惊。见面之前,从以往那尖锐的文笔和书写工整的文稿看,邵先生估摸方志敏至少30岁以上,没想到还这么年轻。在得知方志敏在上海举目无亲,孑然一身时,便安排方志敏先在自己家住下,还介绍他到上海大学旁听,到《民国日报》校稿,以解他燃眉之急的衣食之用。于是,方志敏白天到上海大学旁听邵先生讲授中文,瞿秋白讲授哲学,夜晚便到《民国日报》社作校对。不但继续了学业,还广泛地接触了社会。方志敏到上海不久,即以自己初涉十里洋场的经历,写了一篇白话小说《谋事》,邵力子看了稿子后即签发在《觉悟》上发表,还亲自为此写了读后感。这篇小说,1923年与鲁迅、郁达夫、叶圣陶等著名作家作品一起入选上海小说研究所编印的小说《年鉴》。
  方志敏在上海逗留的时间虽短,但这是他人生中的重要转折。在上海他找到了党组织和中共领导机关,并结识了陈独秀、瞿秋白、恽代英、向警予等著名中共领导人,并经在上海的江西最早的中共省委主要领导人赵醒侬介绍,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4年3月转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当他后来在追忆自己入党时说:“不管阶级敌人怎样咒骂诬蔑共产党,但共产党终究是人类进步的阶级——无产阶级的政党。……共产党员——这是一个极其尊贵的名词,我加入了共产党,做了共产党员,我是如何的引以为荣盃从此,我的一切,直至我的生命都交给党去了。”
  这年秋天,根据赵醒侬传达组织决定,方志敏离开了上海,告别了邵力子先生,返回南昌筹办文化书社和创建江西地方团组织设立活动据点。从此,方志敏走上了无产阶级职业革命家的道路。

  摘自9月19日《人民政协报》朱火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