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向洪学智敬“梨”

作者:张钊 田园

  1951年4月底,中南海周恩来办公室,刚从朝鲜归来的洪学智向周总理汇报了工作情况后说:“彭总让我向您汇报一个重要问题。”
  周总理说:“什么问题?”
  “成立志愿军后方勤务司令部。”
  “盁”这个话题立即引起周总理的兴趣:“说说你们的想法。”
  洪学智对周总理说:“现代战争是立体战争,不但覆盖地面、空中和海上,还在前方、后方同时进行。美国对我后方实施全面控制轰炸,就是在我们后方打的一场战争。后勤要适应这一特点,需要防空部队、通信部队、铁道部队、工兵部队等联合作战,更需要一个后方战争的领率机关——后方勤务司令部,以便在战斗中进行保障,在保障中进行战争。”
  5月1日,在周总理的安排下,洪学智脱下充满硝烟味的单军装,穿上新衣,登上了天安门城楼。作为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后第一个归国参加重大活动的志愿军代表,洪学智观摩了盛大的庆“五一”群众游行。在天安门城楼上,毛泽东、刘少奇、朱德、陈云、聂荣臻等关切地围住了洪学智。毛泽东对他说:“你们打的是武装到牙齿的敌人,每打一仗都要很好地总结经验。”朱德总司令道:“你们打的是一场真正的现代化战争。”
  3天后,洪学智赶回朝鲜,亲自起草了志愿军《关于供应问题的指示》。在《指示》中,洪学智写道:“后勤工作是目前时期我们一切工作中的首要环节。”
  但洪学智当时打心眼里不想把后方勤务司令的职务揽到自己身上。洪学智就提出让韩先楚管后勤,自己则到前线督察。当天晚上,洪学智收拾好行李,让司机把车发动起来,就向彭德怀辞行。彭总绷起脸来:“后勤还是你管。”把洪学智留了下来。
  1951年5月14日晚8点多,志愿军党委常委开会确定后方勤务司令员人眩在大家一致认定这个职位非洪学智莫属时,洪学智脱口而出:“我旁的什么事情都可以干,就这个不能干。”再三劝说不下后,彭德怀急了,一拍桌子,大吼道:“你不干?行!你不干,我干!你去指挥部队吧?”洪学智之所以要三番五次进行推托,是因为后勤工作确实太难做了,一旦搞砸了,没办法向广大指战员交代,首先,就没法向彭德怀交代。
  第五次战役前,60军突然给志愿军总部发来电报,说:有的部队已经断粮,战士们被迫用大衣跟老百姓换粮。彭德怀立刻虎着脸找来洪学智质问。可一贯办事认真细致的洪学智坚持说电报有误,他已派人给60军送去一周的粮食。“老总,可以派人去调查嘛,如果真的有问题,我负责任。”洪学智说。
  “我当然要派人调查了。”彭总说。
  彭总瞒着洪学智把秘书杨凤安派往60军。结果证明,果然是电报有误,粮食早已送到。第二天早饭时,彭德怀笑着拉着洪学智的手说:“前天错怪你了,对不起呀”彭总顺手拿起桌上的一个梨,递给洪学智说:“赐你一个梨吃梨,吃梨,给你赔个梨(礼),向你敬梨(礼)!”

  摘自《世界军事》2000年第9期 张钊 田园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