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前言)




  斯皮尔伯格仿佛拥有无穷的创造力,从《大白鲨》、《夺宝奇兵》、《ET》、《辛德勒的名单》到去年红遍全球的《拯救大兵瑞恩》,持续不断的成功令业内人士为之眩目。在电影创作这个英才辈出、达尔文法则盛行的残酷行当里创造了一个现代神话。作为当今好莱坞最成功的导演和制片人,他的作品已经成为整整一代人流行文化的导向标。

  当11岁的斯皮尔伯格用他父亲那架8毫米贝尔霍维尔发条摄影机拍摄有关飞碟和二战的短片时,斯皮尔伯格影片中的两个主要题材(科幻和战争)就已经初现端倪了。在因学业不佳而被迫从加州大学退学后,由于犹太人的身份,他幸运地进入了好莱坞的一个独特的创作团体,从而得以充分吸收传统美国通俗艺术的精华。

  已经有不少的论者指出,斯皮尔伯格的艺术想像力并无特殊之处,由于期望观众理解自己的作品,为了保险起见,他并不愿意去开辟新的思路。与卢卡斯、斯考塞斯等靠想像力推进故事情节的导演相比,斯皮尔伯格更喜欢顺应观众,而不是与之对抗。

  在其传统艺术创作风格的另一面,则是斯皮尔伯格无比精湛的电影技术。对此,影评家称之为天生的自然而然的“电影感觉”。也许斯皮尔伯格本人在电影创作方面的天资和献身于电影事业的快乐遮掩了这一工作的复杂性,大多数观众对此体会不深。然而所有有幸与其共事的艺术家却无不对此留下深刻的印象。斯皮尔伯格在生活中是一个平和的人,但在技术工作中却是一位不留情面的监督者。

  美国通俗艺术的魅力在于直截了当、通俗易懂以及为之服务的技术手段和经济规模。斯皮尔伯格深诸此道,他争取观众的技巧就是从好莱坞的“杂货”中提取精华,吸取各家之长,并将宽银幕、色彩和立体声等手段重新加以利用,通过展示那些无关紧要的意念和感觉而赋予无聊的东西以生命。据说,斯皮尔伯格对皮诺曹极为着迷,因为木偶的神奇仅仅是由于它被赋予了生命,电影艺术的追求也是如此。

  现在,斯皮尔伯格放下了手中的新片,专心等待奥斯卡奖的评奖结果。也许,当本书到达读者手中时,斯蒂文·斯皮尔伯格正走在通向奥斯卡奖领奖台的红地毯上,在闪光灯的眩目光芒之下闭目陶醉。斯皮尔伯格当然可以拥有这份自情,全世界的观众早已在《拯救大兵瑞恩》的电影票房中投下了自己的选票。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