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坛轶事 >

坦坦荡荡一老汉

http://www.newdu.com 2017-12-11 文艺报 张抗抗 参加讨论
今年6月下旬去福建参加一个文学活动,途中偶尔听张克军说起,柳萌老师住院已有一段时日了。从克军忧虑的神情中,我隐约感觉到柳萌老师或许病重了? 回京后急去医院探望。一路

    今年6月下旬去福建参加一个文学活动,途中偶尔听张克军说起,柳萌老师住院已有一段时日了。从克军忧虑的神情中,我隐约感觉到柳萌老师或许病重了?
    回京后急去医院探望。一路上责怪自己的疏忽大意,上一次和他见面聚会是几时?我有多久没有问候他了呢?以前但凡给他打电话,每次他都会乐呵呵地告诉我,他刚从哪儿游玩回来,或是将要去哪儿小住几天,最近又出版了什么新书给你寄到哪里去。他说自己挺好没事你不用来看我……
    一个面相和善、内心坦荡、热心豁达的老头儿。
    其实,柳萌先生已经病了多年,但他大大咧咧从不把自己的病当回事儿。记得2012年与他同去台湾参加“第二届世界华文文学高峰论坛”,他兴致勃勃和大家说说笑笑,没人知道他腹中揣着一颗“定时炸弹”。他是爱文学又爱朋友的性情中人,更是中国文坛近半个世纪的“过来人”和“知情者”。20世纪80年代以来,他一直从事文化出版行政领导工作,退休后才终于成为“职业作家”。在他写下的一篇篇文章里,记下了那个荒唐年代与艰难人生。他以文学凝聚友谊,用友谊浇灌文学,以写作怀人忆旧,独自享受着晚年迟来的悠闲与清静。
    一个阳光炽热的初夏午后,我哀伤地站在他昏睡的病床前,他瘦了许多,面部插着氧气管,蜷缩的身子看起来缩小了一大截。扩散、手术、多次输血、抢救,这段时间里他经历了怎样的病痛和折磨啊,可他为什么不肯告诉我?他的儿子刘杉正在床边陪护父亲,尽管我希望和柳萌老师说说话,还是示意刘杉不要叫醒他惊扰他。但那一刻他忽然睁开了眼睛,虚弱的眼神定定地落在我脸上,然后清晰地叫出了我的名字。他从几近昏迷的状态中醒来,竟然即刻叫出了我的名字——我在惊喜中产生了错觉,暗自判断他的身体情况还不至于太糟。我轻轻拉住他的手,说我的先生问候他,说我的长篇已经校勘完成了,说我去年的一部中篇小说最近刚刚获得了《小说选刊》的年度奖……我把自己能想到的“好事儿”一一向他报告,希望与他分享,让他开心。他静静地听着,努力显出高兴的样子,然而,他的胳膊很快滑落下去,朝我吃力地摆手说:“你回吧,你事儿多,别耽误时间……”
    “我是专程来看望您的……”我说,“大家都盼望你早点好起来。”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国学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